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余念》

算是《句点》的一个番外吧,补充一下

《句点》点这里





我是一个孤儿,两岁时被父亲收养,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人,虽然,嗯……他的嘴有时会不太受大脑控制,贱的让人想抽他。

听苏沐橙阿姨说,父亲曾经是荣耀赛场的巅峰,无数人仰望的存在。不过,在领养我时,他就退役了,接手了家族生意,成为了一个平平凡凡的总裁和傻爸爸。

小的时候我好奇过那样的父亲,就去网上找资料,强大、神秘是那个时候父亲的代名词,不过几年后大家就不这么认为了,明明厚脸皮和嘲讽更适合他,嗯,现在也是。

这样的父亲也终究会陷入情网,也许真是应了那句古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不要说还是美人主动的情况下了,父亲这位“英雄”也沉沦在了美人的攻势中。

周泽楷,那时的荣耀第一人,取代了父亲的人,长得最帅气的人,被称为“联盟的脸”的人。这样一个有实力又有颜还对父亲抱有深深的敬仰与爱慕的追求者,让父亲很快就动了心。

他们的恋情虽然并不受众人的看好,不过他们自己十分坚定,这一点,从父亲的笔记中能充分的感受到。他们也没有刻意的隐瞒,身边要好的朋友,甚至是父母都知道,只是,就像我之前说的,没有人看好他们。

这段恋情持续了五年(顺便一提,听叶秋小叔说,他们也同居了五年),真让人不可思议,以父亲那样的性格竟然会有人能忍受。不过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父亲准备和他结婚。

叶秋小叔说,父亲回过一次家,为了那个人在爷爷的面前跪了下来。他从没有见过那样的父亲。

父亲其实是一个骄傲的人。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叶秋小叔知道,所以他更加诧异,这样骄傲的父亲也会为了一个人低头。

这让他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感的认知有了一些转变,虽然说不上支持,至少他也不再反对。

那是在他们在一起的第四年。

而仅仅过了一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们分开了。

还是那个人提出的。

父亲颓废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他振作起来了。在叶秋小叔的劝告下,他回了本家,接手家族。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大家都很熟的了,他发展了家族生意,扩展人脉,一切都十分顺利。只是在这段时间里,父亲的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陪伴的人。

生意场上有人送过,但父亲拒绝了,他当时笑说:“这要被叶秋知道了不得笑死我,找个人还得别人送。”,奶奶也经常为他安排相亲,不过父亲不是借口公司有事,就是拜托小叔帮他去,甚至还找过唐柔阿姨扮演女朋友忽悠奶奶,不明真相的杜明叔叔气的半死。小叔也劝过他,他说:“弟弟还没结婚呢,我这个做兄长的怎么能抢先呢。”气的小叔把公司事务全丢给他,自己溜出去旅游了,父亲累的够呛。

不过,这些都是借口,因为,小叔在旅游中遇见了他的爱人,回来后就结婚了,但父亲,依旧单身。

我看过父亲的日记,知道了原因——

“他们很像你,但都不是你。”

“我希望你能来找我”

父亲从没有忘记过那个人。

后来,父亲收养了我。

也许是父亲终于放下了,也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我闯入了他的生活(虽然我在翻看他笔记的时候知道不是,他就是在死撑),他没有再像前几年一样拼命工作了,他开始渐渐放松下来,就好像长时间绷紧的神经终于有了松懈的地方,他开始将更多的时间放在我的身上。

曾经有媒体采访过他(在他40岁的时候),有一个问题让我印象深刻——“我们都知道您在电竞赛场上的辉煌,但您对您当初的选择有过后悔吗?或者,如果再来一次,您还会选择再一次离开家成为电竞选手吗?”

这个问题其实不少见,自从父亲回到本家,有无数记者问过,但父亲也无数次回避了这个问题,或者敷衍了事,但这一次,他十分认真的回答了,他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镜头笑了,十分的温柔,没有一点当初怼天怼地的样子,他说:“我从未后悔过,我十分庆幸年少的自己有那么大的勇气,让我走上了那个战场,也正是因为这个选择,我遇到了我的一生挚爱。”

场上场下沉默一会,爆发出一阵惊呼。

主持人都懵了,我觉得她问之前应该做好了充分准备以应对父亲的敷衍,却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大惊喜,她迅速接下话题,表面冷静内心澎湃的问:“所以您这么多年一直未曾娶妻都是为了她吗?”

父亲对着镜头眨眨眼睛:“对啊,一直都是等他,但还是没追到。”父亲无奈摊手。

(我觉得十分有必要在这里补一句,后期在在给主持人配字幕的时候打的确实是“她”,但父亲找人将他说出的全打成“他”,所有人都以为是笔误,其实不是。他故意的,就为了让那个人看到。)

主持人(星星眼):“那她……”

父亲打断了她,他笑笑:“我在努力哦,所以你们都别催我了,也少说几句,他比较害羞,吓跑了你赔我啊?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吧。”

主持人十分无奈和遗憾,但还是转移了话题。可节目结束了,这件事却一直在发酵,网友将当年父亲在荣耀的那十几年所有的女选手全部翻出来了,争吵不休,而父亲却没有再对这件事做出任何反应,渐渐的也就消迩了。

父亲自己是这么写的(笔记)——

“今年我四十了”

“有了孩子,老头子和妈应该不会有什么了”

“我告诉你我在等你,你来找我好不好”

这么些年,苏沐橙阿姨以为他忘了,叶秋小叔以为他不在乎了,爷爷奶奶以为他已经定心了,其实父亲从未改变,他还是那个随心骄傲,意气风发的人,只是从少年走到了青年。他只是在躲避,为了身边人,躲避s市,躲避那个人,也躲避着自己的内心。

但现在,他觉得时候到了,骄傲的棱角被岁月研磨,不复当初尖利。

但那个人没有来。

父亲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但我知道他的心里有多难过。

我看见了——

他那么一个不胜酒力的人在夜里喝的酩酊大醉,呢喃着他的名字;

他沉溺于工作,却避开了所有前往s市的外差;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做到了这种地步,最后却无济于事。他甚至都不能对任何人倾吐,只能将所有的苦涩闷在心里,工作的压力与心中的情感让父亲的作息越发不规律(当然,烟是最大的隐患,当他与周泽楷在一起时,他有所顾虑,周泽楷也管着他,而现在,他需要尼古丁来麻痹自己),身体也每况愈下。

时间依然在向前走着,我十二岁那年的暑假,以寻求奖励的名义让父亲来到了s市。

在游乐园里,他们碰面了。

摩天轮缓慢转动,霓虹温柔闪烁,一切美得像童话一样,气氛正好。

(你觉得这会是巧合吗?怎么可能。是苏沐橙阿姨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个人了,她找了我和周泽楷的侄女作为助攻,终于让两人见上面了ー△ー;)

但结果不尽人意,他们还是没有和好。

原本按苏沐橙阿姨的剧本是这样的——

两人深情对视,然后我走过去牵着爸爸去摩天轮,周泽楷应该会跟在后面,然后我可以邀请他与我们一起,这个时候他的侄女会说她不想和大人一起,然后我就去带她去另一个箱子,那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接下来,诉说、拥抱、接吻、复合!明明应该是这样的!!但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压根没有跟上来啊啊啊!!!渣!!!过分!!!!我辛辛苦苦排练了两天的戏就这样泡汤了!!!

咳咳,跑题了。我们继续说。虽然周泽楷没有跟上来,我们还有planB、planC……这一点小失误不算什么,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我努力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拉着父亲到处跑,但也许真是命运使然,他们再也没有碰到过。

父亲大概是真的死心了,他收起了对那个人的一切念想,戒酒、调整作息、适当放松,不说他的内心到底如何,至少我再也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一点难过。

直到他的病被检查出来。

肺癌。

吸烟的人身上常见的病症,放在他的身上却那么让人心疼。

父亲这时才五十七岁,虽然检查出来是中期,但也非常危险。

病来如山倒。平常看上去似乎很健康的父亲一下子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虽然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但该有的痛苦并不会减少,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医院陪着他。

父亲将自己的心藏的很好,就连我都以为他完全忘记了那个人,但当我听见他发烧时意识不清,模糊的念着:“小周,小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父亲他一直都在想他。

我想联系那个人,就算他真的对父亲没有感情了,来见一面也不过分,至少,他应该知道父亲生了病。

但父亲发现并制止了我,他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他笑着对我说:“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情情爱爱都是过眼云烟,何必让他知道,为一个与他无关的老男人费心呢?”

“可他毕竟是您的爱人。”我说。

父亲苦笑:“都分开多少年了,谁还在乎?”

您在乎,不是吗。

看着他疲倦的眉眼我还是放下了手机,帮他掖了掖被子:“您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进行化疗。”

……

父亲终究没撑过去,在我毕业那年,他离开了我们。

我知道,父亲一直在逃避s市,逃避那个人,所以我选择在s市读书、定居,即使只有一次,即使以我的名义,我也希望他能来到这里,解开心结,但直到最后的一点时间,他都在回避,他真的甘心就这样吗?我想不是。

我找上了苏沐橙阿姨,她给了我一个地址,是父亲当年和那个人的家。

在父亲离开职业赛场后,苏沐橙阿姨与那个人的联系就少了下来,她虽然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他,但人心都是偏的,她对于让父亲伤心的根源实在是没有好感。

我去了那个地方,随便找了个借口,我敲开门,不得不说,对于美人,岁月真是优待,一眼我就看出来了,那个人与父亲笔记中夹的照片真是没有什么变化,年纪的增长只是为他增添了成熟的魅力。

走进客厅,最显眼的就是满满一片照片墙了,两个优秀的男人姿势亲密,笑容满面,粉色的气泡肉眼可见的溢出。

“你叫叶泽?”他问我。刚刚敲门的时候我说过名字,也许他看出了什么。

我点头。

果然,他问:“你的父亲,是叶修?”

“是的,我是父亲领养的。”他是不是认为父亲当年离开他后就另寻新欢了?怎么可能。让我告诉他事实。

“他怎么样?”他问我,可以看出有些紧张。

“您与我父亲……”我故作不知的问他。我想知道,父亲心心念念的人究竟怎样看待他们的曾经。

“他是我的爱人。”他看着桌上的照片,唇角有些弧度。

我有点不屑:“据我所知,当年是你提出的分手。”分都分了,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给谁看?真的爱他,这么多年会连面都没有见一面?父亲躲着你,你不知道去找他吗?

他听出了我想说什么,但没有生气,他回想着,慢慢说:“你应该了解你的父亲,他不是一个太暴露情绪的人,而我当时太年轻,看不见他的付出。再好的感情,一个人也背负不了,我们之间就越来越沉默,到最后,我提出了分开。”

“其实,我是希望我们冷静一点,但是……”

但是?嗤——有什么但是,这么多年你从没有找过父亲不就可以说明一切了吗。

我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

“父亲两年前听到你这句话会很开心的。”

“他两年前去世了,肺癌。”

“他一直在等你。”

我走了出去,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我实在没有办法面对他了。

我回了一趟b市,去了父亲的墓。

清风轻轻的吹在脸上,就像父亲的晚安吻。

“我告诉他了,爸爸。你会不会怪我?我想,你应该是希望他知道的吧。”我看着天空,晴朗明媚,就像他领养我那天的天气。

“爸爸,我好想你。”

……

走出墓园的时候,我看见了他,不知道是谁告诉他的,他还是来了。

我冷笑一下,不远不近的跟在他的身后,果然,他停在了父亲的墓前。

那一瞬间,他很错愕,不敢相信似的,一遍遍的抚摸着冰冷的墓碑,蹲在那里,哭的像个小孩子,好像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我站了一会儿,走了。

这是他们的时间,这是他们的世界。

我不想去打扰。

……

很久很久之后,苏沐橙阿姨告诉我,那个人也走了,就葬在父亲的身边。

你开心吗?父亲。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这时的我似乎也可以理解了,在被记者询问父亲的事的时候我也可以很平静的回答,告诉他们,父亲的挚爱叫做“周泽楷”。

告诉他们,我叫叶泽。

叶修的“叶,”周泽楷的“泽”。

你们,会祝福他们的,对吗?

—————————————————————————

—————————————————————————

渣攻贱受什么的写一次就阔以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