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句点》(一发完)


“咔哒——”钥匙的声音,大门轻轻打开又关上。

“小周?你回来了。”黑暗的客厅中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叶修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他的面前抱抱他,“今天怎么这么晚?”

周泽楷回抱了一下,轻轻的,一碰即离:“有点事。前辈还没睡?”他拉下叶修的手,走进浴室,片刻后,水声响起。

叶修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黑暗中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停了一会儿,走进了卧室。

周泽楷带着满身水气,打开卧室门,就看见叶修抱着电脑慵懒的靠在床上,本来很合身的睡衣平白宽松了几分,挂在身上随着他的动作晃荡,白皙的手腕脖颈在昏暗的灯光下闪得眼睛疼。

周泽楷走到床边坐下。叶修早在他进来时就收起了电脑,他靠进周泽楷的怀里,就像问“吃了没”一样的随意的说:“做不做?”

回应他的,是青年灼热的吻与爱抚。

早晨醒来,叶修摸摸身边,不出意料的空旷,青年早已离开,支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想点支烟,却想起他跟周泽楷在一起后就被对方强制禁烟了,也许是想起了什么,叶修微微笑着:“小混蛋。”

他走出卧室,没有看见一如往常的冰冷毫无生气的房子,却被空气中的食物香气勾起了心神,没吃早饭的胃适时的发出一阵哀嚎。

叶修走到饭厅,在清晨干净温暖的阳光中,周泽楷端着食物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叶修,对他笑笑:“前辈醒了,来吃饭。”

叶修在那个笑容里愣住了,几乎忘记了他们不和许久的事实,恍然间以为还是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不过很快他就回过了神,在桌子边坐下,不经意的问:“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周泽楷在他对面坐下,递过去筷子,说:“在一起的第五年。”

叶修夹菜的手顿了顿:“这么久了啊。”

周泽楷没有再说话,叶修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无奈叹息,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的甜蜜,无话不谈,到有一句没一句,再到现在的无话可说,除了肉体的欢愉再无其他。是不是,在接着就是不停歇的争吵了?不过按周泽楷的性格来讲这不太可能。叶修苦中作乐的想。

“前辈,我们分开吧。”叶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理智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为什么?”叶修控制住颤抖的手,握紧餐具,看似冷静的问。

“我们……”周泽楷整理着措辞。

“好。”叶修打断了他的话,心中苦笑,何必多此一举呢,什么原因他心里不也很清楚吗,“我今天就走。”

周泽楷却说:“我离开,前辈在这里住。”

“不必了,”叶修回绝了他,“这是在s市,我要么回h市,去兴欣看看,要么就回家去b市,总之,这里我不会再来了。”

“……”周泽楷沉默着,然后站了起来,“我帮前辈收东西。”

“坐下,”叶修看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说的话却不容人拒绝,“这么急着赶我走?连一顿饭都不能陪我吃完?”

周泽楷又默默的坐下,看着叶修。

搬进来的时候花了很长时间,买这个买那个,搬出去的时候却很快,两个行李箱就够了,叶修往门边走,却被人拉住了手腕,“前辈,我送你。”周泽楷说。

叶修突然很生气,他转过身,拽住周泽楷的衣领迫使他低头,然后吻上了他的唇,周泽楷愣了一下,就抱住了他回应这个吻,两个人都像是即将渴死的鱼,热切的啃噬着对方,想要获得些什么。

一吻结束,叶修松开他的衣领,用力的推开他,冷冷的说:“周泽楷,我们已经分开了。”

周泽楷愣愣的点头,是的,他们已经分开了。

“所以,不要再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好了。”叶修决然的转身离开。

……

“叶修哥?你怎么来了?”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叶修,苏沐橙十分惊喜。“还带了行李?你不是准备在s市定居吗?”

叶修往沙发上一躺,懒懒的说:“我和他分了。”

“分了?”苏沐橙不敢相信,“你们当初那么好!”

“是啊,当初那么好。”叶修点起烟,这是他在机场买的。“我以为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还是抵不过时间的消磨。”

他一根接一根的抽。

“我以为我不会难过的,”叶修看着天花板,轻轻的笑起来,烟雾缭绕,看不清他的脸,苏沐橙却发现了他眼角的一点水光,“还是在逞能。”

苏沐橙咬住下唇,她带着泪笑着说:“只是个男人罢了,我们的叶修队长那么好,身后追的人一大把,还缺一个他吗?”

叶修听见了,他没有说话,未燃烧完的烟灰飘落在地,沉默的令人窒息。苏沐橙以为他不会再说了,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出去了,却听见叶修压抑的极低极轻的话,一瞬间泪流满面,他说:“只要他。”

苏沐橙擦擦眼泪,拎过叶修的行李:“我去帮你收拾房间。”

叶修看似平和,其实他是骄傲的。这种骄傲是与生俱来刻入骨髓的,是他出身的家庭所特有的。他的骄傲让他走上荣耀的顶峰,因为他不甘于人下;让他能淡定的与污蔑他的人作战,因为他不屑去争辩,他的实力足以说明一切;让他无所谓离开王朝战队,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再次创造一个新的王朝。而现在,他的骄傲让他不愿意低头挽回一段感情,因为,他的骄傲不允许。

这一点,苏沐橙很清楚。但她也没有办法。叶修一向是以理智为先,跟着心?不可能。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苏沐橙看着颓废在房间里的叶修想。三天了,从叶修来到现在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他什么都没干,即使是对着最爱的荣耀也没什么反应。好不容易找来黄少天,想着让他pk一下缓解情绪,可不断的低级错误硬生生的让黄少天连吐槽都不知道怎么吐,把人家给气走了。然后叶修又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又着急。

无奈之下,苏沐橙打了个电话给叶秋,呼唤他来拯救他的哥哥。

“哥?”看着这样的叶修,叶秋也有点惊讶,即使是他当年离家出走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

“嗯?叶秋,你怎么来了?”叶修抬起头看着他,眼底青黑一片。

“我来找你啊,听说,你跟周泽楷分了?”叶秋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他是真没想到,当初这两人感情是真的好,甚至,叶修为了他跟家里人出了柜,老头子那么死板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叶修就跪下了,生生的跪在他的面前,逼得老头子同意。就这样的两人,现在竟然分了?

“分了。”叶修苦笑一下,“你来就是劝我的吧,不用了,赶紧回去,公司应该挺忙的吧。”

叶秋在他身边坐下,看着这样的叶修十分难过:“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叶修迷茫。

“是啊,你现在不是退役了吗?都34的人了。不如,你回家吧。”叶秋说。

“回家?回家干嘛?是当个米虫还是败家子纨绔?”叶修嘲讽道,“你能养着我一辈子?啊,也不是不行,叶家那么大,多张嘴不算什么。”

“别这么说,你现在学着管理也不迟。我说真的,回来吧,爸妈都很想你。”叶秋劝说着他。

叶修看着地板,不说话。叶秋耐心的等着他的回答。

“好,我回去。”最后他等到了。

叶修回了家族,父亲虽然心中叹气,脸上严肃,但对儿子的关心不是假的,在知道叶修准备接受家族的时候十分高兴,亲自教导他,手把手的带着他,叶修也不是傻子,在荣耀的战场上所向披靡,在商场上也是如鱼得水,不过是三年,他就完全可以接手家族了,也难得的让叶秋放松了不少。

虽然还会想起周泽楷,但在繁忙的事务中,这些念头也是转瞬即逝。

就是,母亲不断安排的相亲实在是烦了点。

“唉,这些女孩子有完没完啊。”叶修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对着弟弟抱怨,“我这么忙,哪有时间谈恋爱,再说了,我都37了,这些小姑娘们不嫌老啊。”

“呵呵,现在就流行大叔款的男神,更别说你还有这样那样的传奇故事了。”叶秋笑他,“别说那些小姑娘了,就连我女儿都成天嚷嚷着以后要嫁给伯伯这样的呢。不过,哥,你真不准备找个人?”

“她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不可能结婚的。”叶修撇嘴。

“就为了他?”

叶修的脸色一下暗了:“不要说他了。”

叶秋沉默了:“好,不说他。不过就算不结婚,你连个孩子都不想要?”

“你是说,领养?”叶修说。

叶秋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他面前:“是的,你总要有个孩子吧。爸妈也跟我说了,让我劝劝你,我找了几个不错的福利院,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叶修翻动看了看:“我会的。”他对着叶秋露出了一个笑容,真心诚意的微笑,“多谢了。”

“没事,”叶秋走上前轻轻抱住他的哥哥,“你离家出走打游戏我没拦着你,你跟他在一起我没拦着你,你现在不想结婚我也不劝你。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哥,照顾好自己。”

叶修抬手拍拍他:“多大的人了,这么多愁善感?”

叶秋松开手,又是那个跟哥哥互怼的调皮弟弟:“那我先走了,你忙着。”

几个月后,叶修领了一个两岁的孩子回来,并给他取名为“叶泽”。

十年后

“爸爸!今天我考了100分!”十二岁的叶泽兴冲冲的扑进叶修的怀里。

叶修接住他,捏捏软软的脸蛋:“小泽真棒!想要什么奖励吗?”

“当然!我想去s市玩!”

“s市?”叶修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为什么想去那里?”

“因为有很多好玩的啊!听说还新建了一座迪士尼乐园,我想去!”叶泽十分兴奋。

“好吧。”叶修说,“那我们就去那里吧。”

S市那么大,不可能会碰上的……吧。

……

“……前辈?”周泽楷看见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背影,犹豫的开口。

叶修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慢慢的回过头,露出了一个一点也不像笑容的笑:“好久不见,小周。”

在摩天轮的霓虹中,两个人仿佛从未离开过,岁月的痕迹在这里消迩。

周泽楷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他只是看着叶修,气氛一下子很奇怪。

“爸爸!”叶泽从远处跑来,打破了这奇怪的气氛。

叶修轻咳一声,把手中的零食递给他:“我刚刚去买吃的了。”

叶泽接过,一脸疑惑:“我知道啊,不是我让爸爸去的吗?”

“啊,是的,”叶修有点尴尬,他牵过叶泽,“叶泽,叫叔叔。”

“叔叔好!”叶泽乖乖的对着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你好。”周泽楷回应了一下,然后又看向叶修,“前辈,你结婚了?”

叶修摇头:“叶泽是我领养的孩子。倒是你,女儿很漂亮啊。”他看向周泽楷抱着的小女孩,笑着说。

周泽楷也摇头:“侄女。”

“这样啊。”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松了口气。只不过,说完这句话,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两个大人没什么,两个孩子就不适应了,没过一会就拉着自己的爸爸(叔叔)要走。

叶修无奈的笑:“那我先走了?”没等到回答,就被叶泽拉走了。

周泽楷抱着他的侄女走在叶修的身后。

“叔叔,你走错了。”小侄女说。

“哦。”周泽楷停了一下,再看就找不到了,来来往往的人群早已阻断了他的视线。

错过了,就找不到了。

他转过身,朝着正确的方向走去。

……

叶泽考上了s市一所非常好的大学,不像他的父亲对游戏万分执着,他感兴趣的是数学。

研究生毕业后他就在s市找了工作并定居了,不过,他今天遇到了点小麻烦——出门忘记带钥匙了,手机也落在了家里。

无奈之下,他敲响了邻居家的门。

“您好,我叫叶泽,上个月刚搬过来的。我忘带钥匙和手机了,可以借用一下手机打个电话给物业吗?”叶泽有些紧张,不会被人家当成骗子吧,他苦笑。

不过还好,门开了,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即使有一些皱纹也可以看出年轻时的俊逸,“进来坐坐吧。”他说。

叶泽刚想说不用,老人就进去了,叶泽只好跟着进去。

他打了个电话给物业,接过老人的茶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可却看见了茶几上的相框——那是两个男人的合影,姿势亲密,气氛和谐,一看就知道是一对恋人,而这两个人,一个可以看出是年轻的老人,一个,却是自己的父亲,叶修。

还没等他回过神,老人在他边上坐下:“你叫叶泽?”

“是的。”叶泽莫名紧张,有点像是在被父亲问话一样。

“你的父亲,是叶修?”老人继续问。

“是的。父亲领养了我。”

“嗯……他,怎么样?”老人看似冷静,但手中握着的水杯中水的晃动暴露了他的内心。

“在回答您之前,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叶泽说。

“可以。”

“您与我的父亲……”

“他是我的爱人。曾经是。”

“据我所知,是您……向我的父亲提出分手的。”叶泽话语中带着讽刺,既然已经分开了,为什么现在还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他没有说完整,但周泽楷听懂了。

周泽楷没有生气,他回想着,慢慢说:“你应该了解你的父亲,他不是一个太暴露情绪的人,而我当时太年轻,看不见他的付出。再好的感情,一个人也背负不了,我们之间就越来越沉默,到最后,我提出了分开。”

“其实,我是希望我们冷静一点,但是……”

叶泽叹息:“如果两年前父亲听到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周泽楷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前辈他……”

“父亲两年前过世了,肺癌。”

“他一直在等你。”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