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随便写点东西让自己开心开心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私聊

【周叶】《静水》(13)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十三)

师徒二人吃得正香呢,忽见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淡青色长袍的青年人,面目平正,气质温和,可称得上一句儒雅,四周的人都认识他,见他进来纷纷笑着寒暄——

“哟,这不是杨先生嘛,好久没有看见啦!”

“杨先生今日来可要好好给我们讲上一段儿啊!不怕大家笑话,自从上次听了杨先生的说书,这心里啊就一直惦念着,这几天没听着觉都睡不好!”

“可不是嘛!”

……

叶修放下筷子,随意的擦擦嘴,也听见了这些话,猜到了这应该就是刚刚小二所说的“杨铁嘴”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年轻。

“杨铁嘴”听着众人寒暄,也笑着回应。但是,叶修仔细看去,那人的面上隐约有赤红之色,周身也环绕着一股火焰的气息,面色有些差,温和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牵强,行动间带着颓靡与疲惫,完全不像是他记忆力里那些精神矍铄,幽默风趣的说书人,说他是儒生倒更恰当些。

他走到看台边,也在一个距离看台极近的位置坐下,只要了壶清茶与茶点,坐着慢慢吃完。

周围人应是常客了,虽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也没去催他。

待他慢慢吃完,踱着读书人特有的步子走上台前,开始了今天的说书。

叶修又叫了一杯茶,慢慢品着,听着这人的评书,字正腔圆,嗓音清润中微微沙哑,很有一番味道,手中抱着个三弦,激动处、哀伤处拨动几下,摇头晃脑,扣人心弦,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师父,师父?”周泽楷推推他。

“嗯?怎么了?”叶修睁开眼睛,这许久未来人间,偶尔一次休闲别有风味啊。

“那个人,怎么回事?”他指指台上坐着的杨先生。

叶修顿时起了兴趣,周泽楷身上的封印一解就直接到了筑基期,身体里也能攒下一些灵气了,而自己还没来得及教他怎么使用,这看上去是他自己领悟了啊,“你看见了什么?”他说。

“他的周围,都是红色的雾。”周泽楷皱着眉头,“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怎么了?头疼?肚子疼?还是晕眩恶心?”叶修一下子紧张起来。“那些雾是火元素灵力做的标记,但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像是某种异火。”他握住周泽楷的手,传过去一些灵力,“这些东西对我没有作用,但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影响,都怪我没想到。”

“不是的。只是心里,有点难受。”周泽楷乖乖的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温暖说,“有种……哀伤欲死的感觉。”

“……”叶修沉默,更不对劲儿了,这怎么会对心理产生影响呢?他抬起头看看四周的人,一个个刚开始还鼓掌喝彩,慢慢的就没声了,面色呆滞,身形僵硬,就像,就像失魂的傀儡一般,随着他的讲述而流泪,随着他的三弦而咧嘴,但丝毫感受不到他们的内心波动。最奇怪的是那杨先生竟不觉一点异常,兀自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叶修闭上双眼,汇集灵力覆于眼中,以灵力观看,眼前这一幕顿时就变了,集齐可怖——那杨先生的确是个普通人,但他身上环绕的雾气可一点也不普通,那些雾气附着在他的声音中,传入人们的耳中,侵入心灵与大脑,脑是人魂汇聚之所,心则是生灵之本,这些雾气勾动生魂,吸取生气,那些魂魄无法会到原来的身体,只能漂浮在空中,哀嚎哭泣,凄厉诡谲,灵魂中所有的黑暗全都倾泻出来,占据了整个空间。这样的地方,别说是动摇心神了,群鬼齐喑,直接让人产生心魔就此堕落入魔也不为过。

叶修感觉到了周泽楷的颤抖,睁开眼睛,发现周泽楷也闭上了双眼,他自己领悟了灵力的使用方法,尝试着看看也很正常,只不过,唉,叶修叹气,这种黑暗的场面他并不想让他这么早看见。

他把周泽楷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坐着,额头抵住他的,引导着小小的孩子走出黑暗。周泽楷渐渐安静下来,最后终于睁开了眼,一下子就和叶修的视线撞个正着,脸瞬间就红了,些许的害怕在害羞中完全消失,一点都不记得了,猛的低下了头,却擦到了叶修的唇,温暖的软软的触感让他一滞,立刻,红色蔓延到了耳朵。

叶修毫无感觉,只以为是他不习惯与别人接触,就抬起了头,手却没有放开,依旧输送着灵力为他疏导。

“师父,那些人,怎么办?”周泽楷捏捏他的手指说。

“那些人?没办法了,现在他们还有呼吸,但如果这会儿打断,会让他们变成真正的死人,但从刚刚他们的谈话来看,这应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等等吧。”叶修皱眉。

“师父,那我们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周泽楷有点难过,他倒是没什么,只不过师父……那么好的师父绝不可以变成这样!他的脸上闪过一点戾气,只是低着头叶修没有发现。不过想到师父,周泽楷的脸上又有了点笑意,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叶修的手,师父,好温暖,就像他刚刚用灵力看见的,在那样的黑暗中,师父就像一团火,散发着温暖与光明,为他指引着方向。

“不会的,我会护着你的。更何况这点东西还突破不了我的神识,勾不走我的魂的。”周泽楷整个人蜷缩在他怀里,头埋在他的胸口,叶修当他害怕了,又把小孩往怀里拢了几分,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他,却不知道人家是沉迷他身上的清雪松香味,汲取着他的温暖。

半个时辰后,随着一声惊堂木的脆响,这场谈书终于完了,众人恍如隔世,鼓掌叫好声又重新响起,这时如果再用神识去看,会发现那红雾明显精纯了很多,几乎凝成丝线,从人们耳中爬出,又缠回杨先生的身上,那杨先生原本颓靡的神色肉眼可见的好了很多,倒是台下的人们因为魂魄离体和生气丢失而干枯憔悴,只是对这一切竟也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反而个个兴高采烈,如同吸食了寒食散一般,几乎飘飘欲仙。

那杨先生收好自己的东西,在众人的夸喝下一身轻松的离开,叶修悄悄释放出一抹神识跟着他,不慌不忙的叫来小二付钱走人,跟着神识走在杨先生的后面,但越来越偏的路让人怀疑,他走着走着,竟然走出了小镇,在郊外一处瓷窑前停下,这时天已经有些暗了,血红色的夕阳为大地镀上一层金,仿佛一切如火一样燃烧。

就在这样的阳光下,那窑洞真的着了,明明一个人也没有,但火光冲天,那火焰从洞内蔓延到洞外,瞬间点燃了周围的一切,炽热的火焰灼烧着,让人无法欺骗自己这只是一场幻觉。

那杨先生就这样走了进去,瘦削的青色背影被火光吞噬。

即使再怎么不满他的行为,这也是一条人命,而且这个人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周泽楷懵了一下,然后慌张的看着叶修:“师父,他……”

叶修看着烈焰,也有点吃惊,但还是很冷静,因为他的神识隐约感觉到了火焰中的还有生命存在:“没事。他应该没死。”

周泽楷放下心,安安静静的站在叶修身边,紧紧贴着叶修。

天色越来越暗,直至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天边,火焰在夜幕的笼罩下减弱熄灭,如同时间回溯一样,灰黑的树枝草叶在月光的光辉中重新变得翠绿茂盛,就像刚刚的大火从未有过。

“前辈既到了寒舍,不如就进来坐坐喝杯茶吧。”清丽嘹亮的声音从窑洞深处传来,带着若有若无的回声,撩动着心弦。

周泽楷看看叶修,叶修摇头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迈步走了进去,看似平凡的窑洞内部温度极高,叶修挥挥衣袖,随手布下结界隔绝温度继续向深处走去,走了许久,四周仍一片黑暗,叶修抬手带出一片灵力,语气冷淡:“阁下既邀我来见,就开诚布公,否则,等我打破这障壁,要恢复可有些麻烦。”

那人冷哼一声,四周却亮了起来,白玉的洞壁上嵌着硕大的夜明珠,灵石滚了满地,在一片亮闪闪中,有片难得的空处,只有一张巨大灵石雕琢而成的棺材,一袭青衣的俊逸男子躺在里面,胸膛微微起伏,就像即将苏醒一样。虽然那人俊逸非凡,但很明显他不是说话的人。那么,就只有那个斜倚在棺材边上的红衣男人了。

“不知前辈到来有何指教?”那红衣男子面若桃花,一挑眉一眨眼皆是风情万种,一抬手之间都能牵动心神,叹句“风华绝代”也不夸张。只是那眉间深重的戾气却生生的破坏了那张盛世容颜,浓郁的邪气红雾缠绕周身,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毕方一族的前辈,我还不敢当。”叶修看清他的模样,微不可觉的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嗤——什么毕方,我不知道。”男子嗤之以鼻,眼中却闪过一丝紧张。

“那青衣男子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杨先生了吧,不对,或许,叫他孙哲平更合适些?”叶修暗暗汇聚起灵气,“谁能知道当年赫赫有名的血景剑仙竟会落得如此地步。那我猜,你就是当年他在百花秘境捡来的那只小鸟,他还取了名来着,叫什么?张佳乐?啊,对,是这个,嘉言懿行,平安喜乐,这马大哈当年记错了才叫佳的来着,那么,你要不要给我解释一下,乐、乐?”

“你!你到底是谁?”张佳乐既被人叫破了身份也懒得再装,手指一挑,红色丝线立刻缠绕过来。

叶修甩出气刃切断一簇,立刻抽出千机伞撑开挡在面前。“在下叶修。怎么,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都没听过我的名字?不过我倒还记得你,那时他刚捡到你的时候,你还那么小,都不会化形,身体里自带的撩乱业火都还无法掌控,我抱抱你你还差点烧了我的头发。”叶修一脸怀念,“可惜三百年后你们就不见了,从消失到现在也有……嗯……两百年了吧。”

长牙舞爪的红丝顿时颓了,一点一点的缩了回去,张佳乐卸下了一点防备,神色萎靡不振:“原来是你。”

叶修收起伞:“我还以为你入魔了,看来还没有,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了?”叶修走到他身边,看着棺材里的人。

张佳乐突然拽住他的衣袍,红丝缠绕而上,笑的诡异:“你就不怕我是骗你的?我其实真的入魔了也不一定呢?”

叶修只是看着他,淡淡的说:“但是你没有,不是吗?更何况,孙哲平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道心坚定,且极其厌恶邪修,你便是为了他也不会入魔的。”

“是是是,”张佳乐放下手,瘫了一样的往地下一倒,“他怎么样你自己看吧,两百年,我也累了啊。诶,那个小美人,过来过来,给哥哥我玩……不是,看看。”

周泽楷怯怯的走过去,叶修瞪他一眼:“这是我的徒弟,你别太过分。”

“知道知道,我守着他守了两百年,一直就没出去过,都要傻了,毕方一族说的好听点是神兽,可这些人类哪个不把我们当怪物看,哼,只知‘见则其邑有厄火’,却不知‘厄火噬厌’,无知。”张佳乐翻个白眼。伸出罪恶的小手,对着周泽楷粉嫩的脸一顿蹂躏。

叶修没理他,握住孙哲平左手命脉,放出灵识扫了一圈,呆愣住了:“怎么回事?!三魂七魄就剩一魂一魄啦!其他的呢?”

张佳乐无奈摊手:“我要知道早就去找了,鬼知道在哪里啊?你应该也看见了吧,我每隔天都得把他放出去溜一圈,吸收活人的生气,不然都撑不到现在。”

“等等,你说什么?”叶修忽然想到什么。

“吸收活人生气啊,怎么?这你也要管?吸一点他们又死不掉,我还免费赠送一场美梦呢。”张佳乐莫名其妙。

“不是,前一句。

“鬼知道……他在哪里?”

“对,就是这个,人间没有,鬼域呢?魂魄轮回,回到鬼域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确实如此。”张佳乐猛的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

“等等,”叶修按住他,“鬼域与人界一向互不干扰,即使是神兽也没有擅闯的道理,那儿的头头我还熟,帮你叫来问问,好歹也要个通行证。”
说完,他取出一杆通体乌黑的烟杆,又拿出一粒红色珠子塞进烟口,“这是曼珠沙华与忘川河水炼制出来的焕鬼香,用你的缭乱业火点,快点,这玩意会自然挥发,等会儿就没了。”

张佳乐迅速聚集起异火,红色的火焰飞速吞噬了香料,一缕灰色的薄烟袅袅腾起,在空中汇聚成一个人形,片刻后,周泽楷感到了一股强烈的不适,强大的威压甚至让他无法站立,双腿颤抖,叶修眼神一凛,打开千机伞将他笼罩住,神器的防御能力可不是吹的,他顿时感觉好多了。叶修不无讽刺的说:“老韩,几百年没见派头越来越大了啊!这么一个小孩也值得你用威压?”

那烟雾汇聚的人形稍微收敛了一点,声音如千年寒冰一般凌冽:“天道规则:鬼域之主亲临,元婴以下修士皆行三跪九叩之礼迎接。天道所迫,与我无关。少说废话,你找我有何事?”

叶修脸色好了点,拍拍身边的棺材,“就这事儿,这人你应该认识吧?”

“是。血景剑仙。他怎么了?”

“两百年前丢了魂魄。在不在你们那儿?”

鬼域之主拿起什么在看,又与身边的人交流了几句,最后说:“《冥谱》中没有他,但新杰说两百年前确实有一生魂来到鬼域,没有渡过忘川,许是在忘川的逆流中沉溺了。”

“我知道了。多谢。不过你看这小崽子是他养了多年的灵宠,既然他在你们那,可否念在他一片护主之情的份上,让他进入鬼域找寻一番?”叶修小心翼翼的问。

“……”鬼域之主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几缕烟雾附着在张佳乐的手腕上,凝聚成一枚乌玉镯子,“仅此一次。”烟雾微微消散,“时间到了,我走了。”威压消失了,张佳乐按捺不住,想要立刻动身。

他收起洞内的灵石棺材,急急慌慌的就要走,“你知道鬼域在哪儿吗?”叶修叫住他。

张佳乐停住了脚步,摇摇头。

“地下九千九百尺的无尽深渊处,有一湾深潭,名为黄泉,那是鬼域的入口。你……一路小心。”叶修收起烟杆,不知为何手腕有些颤抖,白皙的手背仿佛因缺血而出现青紫色。他轻轻拉下袖口,用宽大的袍袖挡住失了血色的手臂。

张佳乐点头,他等了两百年才等来一丝希望,当然会好好珍惜,红色雾气顺着地表走势向地底深处探寻,“我去了。这次多谢你,如果大孙真的能醒过来,我可以付出一切来报答这次恩情。”张佳乐艳丽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

叶修微微一笑:“报答再说吧,不过我这次帮你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他想到了什么严肃了一点,“虽然你的异火噬厌,可吸取活人的生气怎么说也是有违于正道的,或多或少损了气运,你好自为之吧。”

张佳乐已经离开了,叶修放松下来,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猛的倒下,压抑不住喉头的腥甜,鲜血从唇边溢出,周泽楷连忙扶住他,万分焦急。

叶修拍拍他的手,苦笑:“那只蠢鸟,当真以为鬼域之主那么好说话。”又安慰被吓到的小徒弟,“没事,就是灵气丢太多了。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没事啊。”

“你……”周泽楷一听就知道是他胡扯的,哪有修士会仅仅因灵气失太多了就吐血的啊,照他的说法,每场战斗到最后是不是都要吐口血压压惊啊。周泽楷又气又急,眼眶一下就红了,他拽住叶修的衣领,盯着他:“为了一个陌生人,你值得吗?”

“什么陌生人,那是我的至交好友。”叶修清清淡淡的带过。

周泽楷看着他,没有再说话,他掏出帕子擦去叶修唇角的血液,让他的躺在自己的身上。他终于明白了,叶修这个人看似对你好,将你放在心里,实际上他的心里没有一个真正重要的位置,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你要帮助,我给你,你要灵力,我给你,甚至在权衡利弊后,只要他认为值得,你要他的命,他也是会给的。

他的心里放了太多,可唯独,没有他自己。

好,既然没有,那我会努力到让你无法无视,即使是逼,我也会逼你将我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十二岁的少年,在心中立下了誓言。

“嗒……嗒……嗒……”脚步声传来,有人走进了窑洞。

“谁?!”周泽楷一下将自己的弦紧绷到了极致。

——————————————————————————

——————————————————————————

感觉好久没更静水了,来更一发

我上课要上傻了━┳━ ━┳━

居老师和北老师是人间的天使啊!你们是吃可爱长大的吗!怎么那么好!!!!老实说,这期快本我也没看几遍,大概就回顾了八九遍吧,不多不多~期待他们的下次同屏1551感觉要等好久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