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随便写点东西让自己开心开心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私聊

【周叶】《鸡尾酒》(一发完)

“叶修,这个计划可有些凶险啊。”中年男人看着文件夹,颇有些不放心。

“没办法了,不能再拖下去了。”叶修无奈。“这是我最大化的缩减危险了。”

中年人低头沉思,许久之后拿起了笔,签上了“同意”二字。

“那好,这次任务就由你们二人完成,可有异议?”中年男人站在实木办公桌后说,眼神尖锐,神色肃穆。

“报告主席,没有异议!保证成功完成任务!”气质慵懒的青年一下子站直了身体,鞠躬敬礼,大声回答。

“没有。”身姿挺拔,容貌昳丽的青年说话简短却有力。

中年男人看了他们几眼,来回扫视,忽的笑起来,调皮的神色出现在脸上:“你们订婚也挺久了吧,什么时候结呀?可别忘了请我这个老头子喝杯喜酒!”

慵懒青年放下敬礼的手,搭上身边青年的肩膀,说到:“行啦,老冯。要不是你布下那么多任务,我们俩早滚去结婚了。”

形貌昳丽的青年牵住他的手,无比自然的十指相扣,沉默一会儿说:“任务太多。没时间。”眼中有点淡淡的委屈。

那冯主席也没生气,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啊!走吧走吧,赶紧走。这次任务完成,回来就给你们批个半年的假,好好玩儿去吧。”

“真的?”慵懒青年眼中一亮,少言的青年也露出可见的期待之情。

冯主席做了个“踹”的动作:“走吧!还不信我?!我话放这儿啦,这次任务安全回来我立马放假,而且你们办婚礼的钱我出一半!”

慵懒青年快速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拉着自己的伴侣就走。清朗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等着吧,老冯!这钱你出定了!”

身后的中年人慢慢坐下来,收起了笑容。屋内原本轻松的气氛又变得严肃而压抑。

孩子们,要小心啊。

……

半年后   S市

灯光闪烁,舞池里的俊男美女们疯狂的随着音乐扭动的身体。阴暗的环境中随处可见交叠亲吻的人们。酒杯碰撞的声音异常清脆悦耳。让人一眼就知道——这是一家酒吧,或者说是夜总会更合适些。

一个容貌俊逸,慵懒惫怠的青年慢慢出现在了门口,叼着根烟,微眯着眼睛,个子虽不是很高,但却能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他。

很明显,他的同伴便一眼就看到了他。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个扎着小辫儿的青年,哥俩好的勾住他的脖子,带着它走向沙发众人聚集处。语气轻挑的说:“这不是叶少吗?许久没来了吧,怎么?订了个婚就不来了,修身养性呢,真准备为了那个脸都没见过的周家大少收心啦!?”

叶修笑着拍下他的手,吐出个烟圈儿,一手拿着烟,一手拿起个酒杯喝了口酒,向着沙发坐着的一群人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就近在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轻蔑之意溢于言表:“瞎说什么呢!这不是来啦?这段时间家里老头子管得严,实在出不来呀。哟,难道乐乐想我啦?”说着还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

小辫儿,也就是张佳乐,刚好坐在他旁边,一个没注意就被人“骚扰”了,嫌弃的不行,扑进身边壮硕青年怀中亲了一下,炫耀似的说:“别说得好像我们有过啥一样,我可是有家室的!是不是,大孙?”

孙哲平揽住他的腰,一手拿着酒杯向叶修笑着示意,然后一饮而尽,虽未说话,动作已说明一切。

叶修也拿起一杯酒,仰头喝尽,嘴角勾起不耐烦的笑,眼中清冷:“叫我来到底干嘛的?就为了让我看这群醉鬼?”

他来的是迟了点,四周一群人都喝的七荤八素了,做什么事的都有,实在让人没眼看。叶修冷哼一声,踹了脚桌子。

张佳乐赖在孙哲平怀里,懒懒的说:“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可是对你好呢。”

“对我好?哼,你少捅点娄子别再让我为你擦屁股就行了。”叶修耷拉着眼看着酒杯,浓密的睫毛掩住眼睛,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出的话却带着三分刺。

“嘁,”张佳乐撇撇嘴,懒得再跟他吵,抬手指了个人,“看那儿,八点钟方向。前几天刚来的,极品,而且还是你喜欢的调调。怎么样,回头可别又说我没告诉你。”

“哦?极品?”叶修微微坐直了些,意味不明的笑了声,仿佛终于有了点兴致,看向他指的方向——

的确,那个人正如张佳乐所说,真是个,极品。

杏眼水润微眯着,眼角带着醉意染上些许殷红,让人想要凑上去一探究竟;高挺的鼻梁,幽黑的长眉斜斜入鬓;不厚不薄,形状美好的嘴唇带着酒水而潮湿,不自觉的勾引人一亲芳泽。整张面孔犹如上帝精心创造的雕塑,美得不似真人。

修长的手指轻轻提着酒杯,偶尔移到唇边抿一口。斜靠着吧台,仰起头时可以看见性感的喉结,撩起的衬衫袖子暴露了手臂上经过长时间的锻炼而形成的肌肉,并不像健美先生那样夸张,肌肉线条流畅,粗细均匀,充满美感,宣示着主人的力量;还有那完美的身材比例,清冽的气质……

哦,该死。叶修猛的抽几口烟,这男人,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如同毒品一样吸引着他。

叶修站起身,掐灭烟头,难耐的舔舔唇角,走向青年。

张佳乐看着他的背影,笑的弯弯的眉眼渐渐平复,嘴角的弧度却一直不曾落下,诡异至极。他忽的拽住身后男人的衣领,迫使他低头,然后吻住了他。腰部轻轻扭动,长腿蹭着对方的,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孙哲平回应着他,把他抱起离开,消失在人群中。

另一边,叶修也正在努力勾搭着。

他慢悠悠的晃到对方身边,看似不经意的点酒:“两杯‘情人马提尼’,谢谢。”

酒水很快调好了,鲜红色的酒液泛着诱人的光芒,如血一般,仿佛在引诱人堕落。叶修拈起一杯酒喝了一口,另一杯被放在了青年面前:“小爷请你的。”

青年瞟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在看酒还是在看人,低低的声音优雅如同大提琴的颤动:“叶少……”

“怎么,不敢要?”叶修笑起来,他这张脸辨识度极高,被认出来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只不过这男人……

青年兀自喝着自己手中的威士忌,长睫微颤:“没兴趣。”

叶修并没有放弃,他拿起酒杯贴在青年唇边,声音刻意带着沙哑,勾引着对方:“真的,不想尝一尝?”

青年依然没动,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声音轻轻的:“叶少这样……不怕那位生气吗?”

那位,自然是跟他订婚的周家少爷。

“听说那位的脾气……”青年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呵,叶少还是收敛点为好。”

叶修斜斜倾倒酒杯,不屑的说:“不过是订婚,还没结呢,他还想怎么管我?再说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嘛,不过是炮友……”鲜红的酒液从青年唇边流下,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面。叶修上前一步,几乎紧贴着他,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胸口。声音几不可闻:“小爷我还从来没有在下面过呢。这个机会可很难得……”

青年的唇微微张开了,舔舐去了最后一点酒液,喉结滚动了一下,叶修满意的松开手,酒杯摔落的声音,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根本不算什么。

叶修被人强制地捏住了下巴,接受了着对方与清冷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如狂风骤雨一样的吻,或者说是啃咬。滑腻的舌扫荡了他的口腔每一个角落,牙齿啃咬着他的唇瓣,唔,好像有点儿出血了。后脑还被一只大手紧扣,按着他无法抬头,几乎让他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

一吻结束,叶修的腿发软,大脑因缺氧而晕晕的,总觉得对方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嗯,肯定是错觉,迷迷糊糊中被对方抱起来了,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房间。”

“唔,”叶修摸摸口袋,掏了出来,“四楼,1082”

“贵宾室,嗤——叶少可真是老客户。”青年好像更生气了。

“那当然,小爷……嗝……小爷我是谁啊!”叶修其实不太能喝酒,可刚刚还灌下了一杯“情人马提尼”这种高浓度的调和酒,大脑都是蒙的,怎么顺口怎么说,怎么舒服怎么来。“唔啊,好热……”情人马提尼——迷失的爱意,又是在这种地方,不加点料都对不起顾客。叶修嘴里喊着,手上也没停,快速扯开自己的衣服,白玉一样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青年脸色极差,拉紧衣服,用此生最快的速度冲进房间,“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暧昧的喘息低语声,肉体的碰撞声,淫靡的水渍声……薄薄的门板根本掩抑不住,倾泻出一丝杂音。

这一出戏,无论是观众还是演员,都很满意。

……

三个月后   S市港口

“各位,这么大费周章请我来到底干什么?唉……一群小杂虫,你们主子呢?”即使叶修现在被绑的结结实实,嘴角青紫,说出的话还是贱的一如既往。“我虽然爱玩儿了点吧,也没惹过谁呀,大家都是好聚好散的。那么,能做出这种事儿的……”这群绑匪一看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既没人看他,更没人理他。不过叶修也不在乎,他看向一边的红色集装箱,“呵,乐乐,出来吧。”

当然没人出来,叶修也不尴尬,继续说:“十点钟方向,红色集装箱。乐乐,躲什么?你把我绑来了还不敢出来?难道你真准备把我撂在这儿躺一晚上?”

张佳乐一脸复杂的走了出来,孙哲平跟在他的后面。

叶修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帮你做到这个位置可不是让你绑架我的。怎么?小野狗在外混久了就不知道窝在哪儿了?”这话说的可是难听至极了。

张佳乐听着,神色依然不变:“省点力气吧,叶修,我再问你一遍,那批货你到底接不接?”

“一个月前我就说了,不告诉我是什么货,我死也不接。”叶修轻轻扭动手腕,一抹寒光闪烁在指尖,摩挲着绳子。

张佳乐笑容古怪:“你以为会是什么呢?”

叶修看着他的笑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冷意,不敢确定,试探着开口:“毒品……?”

“呵。那天的马提尼味道不错吧”

“你他妈疯啦?!用我公司的船去接那些鬼东西。凭那个量就足够去毙几个来回了!”叶修简直想扇他一巴掌,这孩子怎么胆子那么大呢,干脆上天去吧!“不可能,你可别做白日梦了!”

“你他妈……”张佳乐眼神阴翳,飞速从腰后掏出一把枪抵住他的额头,说出的话如毒蛇一样冰冷,“你说,我若是在这里干掉你,有没有人知道?”

叶修偏偏头,面如春风,笑容真诚:“你要是现在干掉我,体感芯片会立刻反应把我的死亡反映到我的律师面前,到时候我的财产会按照遗嘱捐赠到各个慈善机构,你,一根毛都捞不到。”

张佳乐紧紧盯着他,片刻后阴翳的眼神一扫而尽,手枪重新回到了腰后,正在叶修松口气时,看见了对方扬起的拳头以及一句笑语:“那我打到你接。”

叶修眼睛眨都没眨,还是那个样子。仿佛确定了他不会被怎么样的似的。

果然,张佳乐的拳头被孙哲平挡住:“冷静点,乐乐。”

张佳乐深深地呼吸几口,慢慢放下手,脸上又出现了那副诡异的笑容:“也对,主要演员还没来呢,叶少不同意也正常。”他抬手打了个响指,喝到:“出来!”

一抹修长的身影从红色集装箱后走出,形貌昳丽,气质卓绝,正是那个“极品” 。

“没想到吧,叶少。陪了你三个月的床伴、情人,会是我的人。”张佳乐抬抬下巴,“穿云,去跟叶少打个招呼。”

被称为“穿云”的青年在叶修面前站定,没有说话,倒是叶修眯了眯眼睛:“我的行踪是你透露的?”

青年摇头,漂亮的脸上无辜神色尽显:“是那位。他生气了。”

啊,对,他差点忘了,他会到这儿来的确是由于周泽楷的邀请,说是有份小惊喜要给他,嘁——真是够惊喜的。

算了,先不想周泽楷。叶修看向张佳乐,先处理好这里,至于周泽楷,哼,叶修表示他很不爽。叶修讽刺的笑起来:“你真以为你介绍的人我会放心?我虽然爱玩儿,可也是惜命的。”

他的语速越来越慢:“我既然敢玩儿,怎么会没有后手呢?穿云——”

“乐乐,小心!”孙哲平感受到了危险,刹那间护住了张佳乐,但无济于事,两把冰冷的枪口泛着寒光,对准了他们的死穴。但与此同时,四周保镖的枪口也指向了叶修。

“呼——”叶修站起来,扯掉身上缠绕的绳子,慢悠悠的活动着手腕,“说了这么久可真够累的。”

张佳乐推开孙哲平,握紧了腰后的枪:“何必呢叶修,这样僵持着有什么意义?”

“意义?当然有意义了,不然我在这儿逼逼这么长时间干嘛,难道为了喝西北风吗?”叶修本来是笑着的,这时神色忽然冷了下来,“你说让我接货?可以啊,五五分成。”

“你做梦!”张佳乐想抽他,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五五分成,我手下的人吃什么喝什么?你怎么不干脆去抢?最多二八分!”

“二八?你傻了吧,我冒着蹲号枪毙的风险就为了得到二?我有病吗?”叶修毫不退让,针锋相对,“四六分,不能再少了!”

“四六……”张佳乐咬着下唇,十分不甘。

“不行就算了。”叶修慢慢后退,反正他也不在乎,像这种生意做成了他赚了,做不成,他也不亏。“穿云,我们走!”

“等等!”张佳乐喊住了他,现在把货弄回来才是最重要的,等货到了手,他说什么不就是什么吗?“四六就四六,给你一个月的,下个月的今天我亲自带人来提货。”

“没问题。”叶修拉着穿云在枪口下迅速离开,“那我就先走了。”

张佳乐挥挥手让保镖们离开了,然后重重的吐出口浊气,靠进孙哲平的怀中:“大孙,准备好了吗?”

孙哲平点点头:“骨干成员们都召集起来了,那些罪无可恕的我也把名单递给上面了,枪支弹药都统计完成,收在库里,现在就等叶修了。”

“那就好。大孙,你说我们真的是对的吗?”张佳乐看着暗沉的天空,心中出现一丝困惑。

存在即合理。有了黑暗的存在才凸显出光明的可贵,如果完全抹去黑暗,会发生什么呢?

孙哲平拍拍他的后背,带着安慰:“不管怎样,都要结束了。”

“……”张佳乐沉默着,没再说话。

事已至此,连后退的余地都没有了。

……

一个月后  S市港口

“叶修,我到了,货呢?”

“哟,这么快?”

“少说点话,货在哪儿?”

“啧,这么着急?”

“你……”

“行行行,就在你上次请我‘喝茶’的地儿,快来吧,穿云在那儿等着呢。”说完叶修就挂了电话。

张佳乐带着人过去,交接,装货,离开,一切都顺利的跟梦一样。

什么情况?叶修那边出事了?张佳乐有点担心。

是,他在担心叶修,他们的队长,叶修。

他从来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这不过是出戏罢了,这一切,都是叶修的计划,来自三年前的计划——

三年前

“靠!又让他们给跑了!这都什么人啊这是,跟群耗子似的,怎么每次都抓不到啊!这是把我们特种兵当猴耍呢!这都第几次了啊!”面对人去楼口的吸毒现场,黄少天气的跳脚。

叶修站在那里眉头紧锁:“你说,为什么他们总能跑掉呢?”

也没等人家回答,他自顾自往后说:“我猜,要么他们中有人天生丽质难自弃,天生就会预言,不过要是有这种人也不至于吸毒对吧,那还有种可能就是,有内鬼。”

“前辈……”周泽楷忍不住出声,他对军队的热爱是谁也无法想象的,根本无法对自己的战友产生丝毫的怀疑,可这又是自己最爱的人说的话。

“听我说完,小周,”叶修打断了他,捏捏他的手指,安抚他,“不是说我们中间,我的意思是……上面的人。”

“上面的人?叶队的意思是……”喻文州在自己的笔记上写几笔。

“政府领导?”方锐溜达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回来听见他们的话忍不住插了句嘴,“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好处可多着呢,有钱的地方就有好处。”楚云秀抽着烟,不无讽刺的说。

“那现在怎么办?就让他们一直跑?我们一直追?”李轩摸摸头发。

“怎么可能?一直追?我们还要不要脸了?”几次扑空,孙翔跟吃了炮仗一样,要炸上天了。

“一直追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上面我们是不要指望了,那就只能从下面入手。”肖时钦坐了下来,喝口水补充了一下体力。

王杰希递给叶修一份文件:“刚刚新杰查到的。”

叶修接过来看了几眼,笑了起来:“有意思了。”

“怎么了?”苏沐橙凑过来看。

叶修指着文件:“他们的头子好像不太好了,正在黑市里找合适的器官呢。”

“那我们要怎样?冒充医生?”王杰希也走了过来。

“不不不,”叶修摇头,突然点了个名,“乐乐啊,你家大孙在这里留了人吗?”

张佳乐楞楞的点头。

“能把你送到这群人里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职位不会太高。等等,你要干嘛?”张佳乐忽然警觉了,直觉告诉他接下来没什么好事。

“一锅端啊,还能干嘛?”叶修一脸无辜。“你进去卧个底,忘记在外面的身份,我们会暗中帮助你,能做到那一步算那一步,最后在合适的时候——”叶修阴森森的做了个“切”的动作。

张佳乐简直要炸:“不是,你当卧底那么简单呢?”

叶修拍拍他肩膀:“现在敌在暗我们在明,一点优势都没有,不这样做难道就放任他们破坏社会稳定?肆意倾销毒品?”

张佳乐有点愧疚:“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为什么是我啊。”

“你有背景嘛,再说,你可是‘伪装小王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无力吐槽,他那伪装也是在丛林里好吗:“那行吧,我联系一下大孙。”

于是,就这样,张佳乐同学开始了苦逼的卧底生活,在不断的努力下,成功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挤下了即将死亡的老头,当上了新的黑帮老大。

而这次的生意,也不是由他挑起的,这还是上届老大约的货,由于货量太大,才到现在准备好。张佳乐还准备拒绝来着,叶修听说后制止了他,来了一出将计就计,准备来个人赃并获。可是现在——叶修呢?难道计划泄露了?

张佳乐正慌着呢,忽的看见前面有个人,正是叶修。

“诸位,下来吧。”叶修叼着根烟,懒懒散散,穿云——也就是周泽楷,与他订婚的那位站在他的身后。

张佳乐从车里跳出来,其他人也跟着下了车:“叶少,这样不讲信用可不行啊。”张佳乐知道一切,嘴上还是做了个样子。

叶修也配合他,掏出枪:“你们被包围了。识相点赶紧投降。老实交待或许能减个把年的。”

“滚!”张佳乐嘴上虚张声势,心里着急的要死,他这深陷敌军,大孙也不在,他要怎么跑啊!诶,等等,刚刚说什么来着?大孙不在?

果然,周泽楷从旁边领出一个人,正是带着手铐的孙哲平,叶修面上洋洋得意:“还不投降?”

张佳乐心中一喜,脸上还是焦急的神色:“怎么会?!大孙,你怎么样?”咬咬牙冲了过去,“我跟你拼了!”

当然……没有成功,被戴上了手铐绑着绳子扔在了一边。

那些帮众一下子慌了,几个好勇斗狠的早已被秘密抓捕了起来,剩下的这些成不了什么气候,在几支队伍的包围下进行了最后的无力反抗,最好被成功抓捕。

其他据点的吸毒群众也被一一抓获。经过一整晚的搜捕,终于彻底的结束了这支案件,缴获大量毒品,枪支弹药,走私物品。除了几人轻伤之外,万事大吉。

……

叶修提交上一份报告,准备溜了,却被冯主席叫住:“任务结束啦,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叶修一脸牙疼的回过头:“马上,马上。”

“真的?”

“比真金还真。那,您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叶修慢慢后退。

偷偷开门,又往后退一步,撞上了一个人,一看,正是周泽楷。这人也不知道在门口听了多久,眼睛亮晶晶的。

叶修拽着他就走,身后传来冯主席的调侃:“小周可把他看好了!”

两人回到宿舍,叶修还没站稳,就被人扑到了床上。

“干嘛呢,小周?起来。”

“前辈,说好了的,要结婚。”

“结结结,不过,不着急吧。”

“怎么会不着急,没结婚,我怎么管着前辈?我怎么对前辈生气?我怎么,去制止前辈找、炮、友?”周泽楷一字一顿的说。

叶修扶额,这小孩果然记下来了,好像还很生气啊。唉,没办法,叶修摸摸他的头发,主动送上了一个吻,周泽楷愣了一下,很快掌握了主动权。一个吻,可不够安抚暴怒的狮子。

阳光撒进来,空气温暖,制造出暧昧的气息。

就像一杯鸡尾酒,不去尝试一下,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如同果汁一样纯洁无害的表面之下,蕴藏着怎样的浓烈爱意,醇厚醉人。

——————————————————————————

——————————————————————————

终于考完试了,感觉要凉\(;¬_¬)

滚回来更新了(✘_✘)

老实说我现在很担心考试成绩囧rz

我能说我在写语文作文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周叶吗?_(¦3」∠)_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