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静水》(12)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十二)

既然准备云游,走哪儿算哪儿,叶修便没有再召鲲,只是牵着周泽楷往山下走。

天虞山上没有太过茂盛的草木,但水源丰富,山泉顺着山势流下,冲刷出一条比较清晰的路,下山即使不用法术也很快。

有水的地方十之八九会有人家,天虞山下多水,人家也不少,村落联会,几乎是个大型集镇了。

这个南方小镇带有浓重的江南水乡之感,建筑清一色都是灰瓦白墙,垂柳随风飘荡,溪水在镇中流淌,路过家家户户的门前,流水淙淙。水中鱼肥,田中麦青,街上商户人来人往,典型的鱼米之乡,平和宁静。

叶修漫步在青石街道上,闲适的姿态,慵懒的眼神,一个紧跟其后的漂亮小书童(徒弟),活脱脱一个离家游玩的富家公子,谁能想到这是一个活了不知多久的老祖宗呢。

往来的小姑娘也不少,身姿轻软,有着江南姑娘特有的娇媚温婉,看着这两个人,胆小的在一边娇羞的红了脸,大胆一点的把手中的鲜花抛过去表达自己的心意。倒也不在乎对方接不接,只是单纯的对美的欣赏。

叶修在嘉王朝实在待的太久太久,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因此,虽本性懒散,但有这么一片舒适之地他也不在乎多逛逛,况且他还收了个弟子,平日只有自己时整日睡觉还说的过去,现在有了弟子不带他多看看怎么行呢。

于是带着周泽楷四处走,也不管目的地,走到哪算哪。

慢慢的,叶修的速度越来越慢,从周泽楷跟着他变成了他跟着周泽楷,小小的孩子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一开始的害羞腼腆渐渐消失,兴奋和好奇浮现在脸上。

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跟着人群走向人多的地方,正是初春时节,风中仿佛都带着花草与泥土的清香味道,再加上靠近集市,吆喝声与食物香甜的气息让人食指大动。

叶修虽然跟在后面看似啥事不理,懒散困倦,其实一直注意四周环境,也是怕周泽楷在人潮中走失。于是,在发现他们走向集市时,他就默默的在纳戒里摸索东西了,好半天,终于找出一个瘪瘪的钱袋。

果不其然,周泽楷刚闻到香味时还只是咽咽口水,过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了,一点一点的走到叶修身边,小脸通红,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师父,我、我想……”

“嗯?想什么?”叶修微笑,明明什么都知道,就是故意逗弄他。

“想吃……”说真的,若不是叶修修为甚高,又离他挺近的,这句话真不一定能听见。

叶修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卖糖葫芦的小摊贩,红艳艳的果子穿在签子上,在阳光照耀之下反射出诱人的光芒,更别提小贩还在一个劲儿的宣扬它有多美味了。

这次叶修没有在逗他了,孩子好不容易才鼓起一点信心,若再逗弄,万一把他这一点信心给逗没了,那他哭都没得哭。于是规规矩矩的牵着小孩走过去。

别说,就是小小的糖葫芦还有不少花样呢,有个儿贼大的苹果糖,有平平淡淡的山楂糖,有花样繁多的水果糖,叶修也不知道小孩喜欢吃什么,干脆把躲在自己背后的小孩拎出来,豪气万丈的说:“小周想要什么自己挑!”

小孩露出了期待与欣喜的表情,走上前挑了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山楂,内心还是有些迟疑的。叶修摸摸他的头:“就这样吗?”他是很希望小孩能多表露一点的,他从没收过徒,有了一个,又是这样的乖巧,就想宠着他,像一个刚为人父的傻爸爸,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他。

小孩点头,叶修便掏出几枚铜钱给小贩,顺着人流继续向前。

周泽楷一手被叶修牵着,一手拿着糖葫芦,也没吃,万分珍视的看着,叶修哭笑不得:“干嘛呢,刚刚不是想吃才要买的?怎么现在反而只是看着?”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睛:“舍不得。”

叶修微微心酸,拿过来帮他剥去包着的纸,塞进小孩嘴里:“有什么舍不得的,下次还给你买,想吃什么都行。”

小孩含着糖,说话含含糊糊:“真的?”

“当然,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你师父,当然要能满足徒弟的要求了。”叶修一本正经,眼中带着笑意。

周泽楷看了看被吃了一颗果子的糖,又看看叶修,勾勾手示意他低头。

“?”叶修顺从的弯腰平视小孩。

“唔……”糖葫芦被塞进了口中,山楂的清甜和微酸混合着糖的甜蜜在舌尖绽放,让许久没有吃过这些凡间小点的不自觉的眯了眯眼。

“好吃吗?”周泽楷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评价,“想让师父尝尝……”

“很好吃。”叶修咬掉一个果子,把糖葫芦又放回周泽楷手中,“小周饿了吗?不然把这个吃完我们去吃饭吧。”

走了很长时间,已经是中午了,虽然自己辟谷了,但叶修这次可没忘记自己的小徒弟要吃饭,正好,他看见这旁边有家食肆。当然,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是被一个小小的糖葫芦勾起了食欲,有点想吃东西的。

周泽楷摸摸自己的小肚子,他其实不是很饿……不过,看着自家师父眼里冒出的小星星,他好像懂了,于是用力点点头。叶修也欣慰点头,带着小孩向食肆走去。

这似乎是客栈标配了,叶修看着迎面而来热情的小二这样想。

“二位客官坐哪儿?想吃点什么?”小二笑眯眯的,引着两人进来。

叶修眼多尖啊,一下看见了食肆里摆设的说书台子,想起了几百年前听过的说书,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状似随意的指指:“就那个离说书挺近的位置好了。”

“嘿,这位客官运气真好,今天中午我们这有名的‘杨铁嘴’要来这儿讲上那么一段,客官可有耳福了!”小二带二人坐下,不免又是一顿夸赞。

“行啦,”叶修笑道,把周泽楷安置好才说,“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

小二深吸一口气:“我们这儿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仔鸡,清蒸鸡,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香酥鸡,炒鸡丁儿,熘鸡块儿,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红炖肉,白炖肉,松肉,扣肉,烤肉,酱肉,荷叶卤,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酱豆腐肉,坛子肉,罐儿肉,元宝肉,福禄肉……”

“停,”叶修面完表情的打断他,额边划下三条杠,一边的周泽楷眼睛瞪得圆圆的,显然是愣住了,“我们是来吃顿便饭的,满汉全席就不必了。”

小二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习惯了。那客官想用点什么?”

叶修摆摆手:“随便来几个家常菜就行。”看看桌边正襟危坐的样子的周泽楷,又加了一句,“最好适合小孩子吃。”

小二下去了,周泽楷听见提起自己,看向叶修,漂亮的眼睛里仿佛有星光落下,向着叶修散发耀眼的光芒。叶修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他看了,除了耳朵几不可见的爬上一点红色,脸上仍是自然,甚至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手里握着一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折扇,敲敲他的头:“看什么呢,我有这么好看?”

周泽楷点头:“师父,最好。喜欢。”

叶修放松姿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也是,不过,哥这么好看,你可要注意啊。”

“嗯?”周泽楷疑惑,他要注意什么?

叶修撑着下巴,状似认真的说:“你看,你师父这么好,万一哪天在路上又捡回几个徒弟,也对他们这么好,不要你了怎么办?”

周泽楷有点紧张,但还是坚定的说:“师父不会的。”

“那可不一定哦。”叶修挑眉,殊不知他现在的神情活脱脱一副骗小孩“爸爸有了新宝宝就不要你了”的恶趣味坏哥哥。

“不要,不行,如果师父……”周泽楷紧紧咬着自己下唇,很明显当真的样子,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出来,过了一会儿,他认真的看着叶修,糯糯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如果师父这样,我就把师父藏起来,只有我能看见,只能看见我。”

“噗嗤——”叶修笑了出来,小孩子可真好玩啊,正好,饭菜上来了,他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周泽楷碗里,“好好好,不过师父不会有其他徒弟的,但不管怎样你都要好好吃饭,修炼,不然你也打不过我啊,到时我想走不就走了。”

周泽楷拿起筷子吃饭,听见叶修的话,点头。他会努力的。

让师父的眼中只有他,只为他骄傲,这绝不止是说说。

当然,在很久很久以后,叶修被周泽楷藏的严严实实,哪也去不了的时候,想起了这段对话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的事我们就先不提了。

——————————————————————————

——————————————————————————

马上要期末考试了,这段时间没时间更了,抱歉
(>人<;)对不起

感谢看文的你们,大家都是小天使!
说真的,我有时卡文卡的自己都想放弃了,看看粮摸摸鱼多好啊,干嘛想不开自己开坑呢,但是还是坚持写了,想到这个故事,想写出来,让大家都可以看见我心中的他们,并且我们一起开心难过苦恼,我想这就是每一位太太或是小透明写文的理由。
真的很谢谢能一直看到现在的你们,我知道我的水平怎样,也为自己的拖更愧疚不安,但你们都还在陪着我一起,看着它成长,也也见证我的成长,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
希望未来还有更多的人喜欢他们,为他们产粮,当然,我也会努力,把我心中周叶的故事呈现出来,总之就是加油!

好吧,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表达一下——在我没更的日子里小天使们不要抛弃我啊1551
【小透明暴风哭泣.jpg】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