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静水》(11)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十一)

为了及时发现封印去除过程中的异样,叶修挥挥袍角在池边打坐,一手带法术护住周泽楷心脉,一手拿着银针,以防不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就在他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周泽楷突然吐出一口黑血,原本安静平和的神情变得痛苦狰狞,血液从眼、耳、口中涌出,顺着脸庞流下,白皙的皮肤上血管暴起,纵横交错,与朱砂符咒相应,诡异无比。

叶修在周泽楷筋脉中运行几个周天,松了口气,虽然看起来情况不怎么样,但身体里还好,只是有少许五行之气与帝流浆的非五行之气相斥,涌入血液。而周泽楷还太小,体质又被封印了很多年,筋脉细弱无法承受这么厉害的冲击,一下血液没跟上来就变成了这样。

他松开送法力的手,按住周泽楷身上几个大穴,逼迫他清醒,开口一喝:“凝神静气!”

周泽楷在刺激下努力睁大眼睛,由于疼痛泛起水雾,浑身战栗,抖索着唇好不容易说出个字:“……疼……”

“我知道,小周,再忍忍。”叶修咬牙,这他也没办法啊,除了快点破除封印别无选择。

叶修看看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毅然的伸出一只胳膊抵在周泽楷唇边:“接下来我要施针引导你体内的相斥之气,会很疼,受不了的话就咬我的胳膊吧。”

周泽楷点头,做好心理准备,却迟迟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痛楚,看了一眼叶修,发现他神色复杂。

许是感受到了周泽楷的视线,叶修眼睛瞟向一旁,声音小小的:“……轻点啊。”

周泽楷一愣,随即想笑,要不是身上的痛楚告诉他情景不对,他怕是就笑出声来了,脸上的表情更奇怪了。还是顾忌着眼前人的面子,忍着痛意与笑意又点点头。

叶修放下心,认真的确定好穴位,迅速下针。

针扎下的一刹那,周泽楷痛的呼了出来,如果说之前的痛楚犹如碎骨,那现在的痛不下于断肠,腐心蚀骨,几乎让人窒息。

即使到这一步,周泽楷也没有忘记叶修的话,只是松松的叼住一点皮肉,一点没有用力。

叶修到没注意这一点,他的全副身心都放在了他身上的银针上。这些穴位都是要害之处,银针不能多入一寸,不能少入一寸,必须分毫不差,否则不但毫无作用反而会加快生命的流逝,这容不得他的分神。

慢慢的,周泽楷的呼吸平缓下来,血液止住,身上狰狞的血管也逐渐消退,叶修仍然不敢放松,他伸手覆住周泽楷心脏位置,探出法力在他体内又探寻一圈,确认无事了才收回。

“封印溶解得差不多了,那我进行下一步了?”他小心地问着有些虚弱的周泽楷。

周泽楷松开牙,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修没有拔下银针,只是伸出一指蘸着朱砂点在他眉心处,彻底完成了周泽楷身上的阵法。

密密麻麻的符咒泛起清亮的光芒,隐隐能看见身体里的筋脉走向,与刚才的痛彻心扉截然不同,周泽楷只感觉有一股暖流从眉心处蔓延开来,几乎让人心醉,不知置身何处。

就在他神识迷离的时候,突然听见叶修的声音:“小周,保持清醒,仔细感觉身体里的变化,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告诉我。”

几乎是一瞬间,大脑清醒过来,目光清明:“好。”

怎么会迷离呢,只要有这个人在。

他闭起眼睛,观察着自身。在表面温暖的同时,筋脉被冲刷的痛感隐隐约约。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暖意减退,封印破除了。

周泽楷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敏锐地抓住了那一点线索,跟随心的指引。叶修本来打算把他从温泉中抱出来,看他这样心里也隐约有些猜测,于是干脆的放下手观察着他。

很快,他发现灵泉中的水似乎都在被周泽楷吸收,空气中的五行灵气浓的几乎凝成实体,这是……要突破了?他才几岁?况且,他的体质虽然是最适宜修道的,可被封印了那么多年,这才刚一破除,竟然,就要突破了吗?叶修的心里泛起波澜,还有一丝为人师者的骄傲。虽然还没来得及教他些什么,不过他认定的弟子自然不会差。

周泽楷没想这么多,他沉浸在那朦胧的“道”之中。修士修士,除了修体,更重要的是修心,追求那看不见摸不着甚至可能永远也看不见边际的“道”。资质好的悟出来了,便是天地永恒,形魂不灭;没这个天资悟不出来的,便是终究化作白骨一堆。

这条路,从来都是如此。

当然,周泽楷自然是天资上好的。他已经隐约站在“道”的边缘了,虽还看不见,但心有所感。

只是一瞬,亦是永恒。

木耀715年,周泽楷入道,筑基初期。

睁开眼,四周的景色似乎有些不同,但认真去看时,似乎又没有什么变化。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懂了吗?”看着他睁开了眼,叶修笑着问到。

周泽楷自然知道他是问什么,点头又摇头:“有一点。”

“没事,慢慢就会懂了,”他把周泽楷从泉中抱出来,拔下银针,擦去他身上的水,又帮他把衣服穿好,“小周很棒了,这么快就筑基了,当年我可是花了半年呢。不过悟道急不来的,接下来还是要努力修炼啊。”

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点头,他会努力的。

叶修施了个除尘术,把自己和小孩都打理干净,牵起他准备离开了,走了几步没走动,一低头看见小孩睁着漂亮的杏眼巴巴儿的望着他,心一下软透了,看看周围,也没忘带什么东西啊,只好问他:“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低下头,有点害羞的说:“前辈,封印解了。”

“是啊,怎么了?你还有那里不舒服吗?”叶修上下看了一会儿,不对啊,刚刚还突破了,这状态好的不行啊,而且封印一解,天生仙体的资质不说刀枪不入,起码不会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就是之前受伤留下的疤痕都在灵泉水和鲛人泪的润泽下一点没有了,这怎么看,都没有事啊。

周泽楷头更低了,声音有点儿委屈:“前辈说封印解了就收我为徒的……”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叶修仔细想了想后说:“那……等会儿我就……”

周泽楷更委屈了,要哭不哭:“前辈说封印解了就……”

“那……我们出去就……”叶修小心试探。

“前辈说……”他低着头看不见脸,却能看见一点透明的水滴“啪塔啪塔”的掉在地下。

叶修头都大了,摸摸头:“不哭不哭啊,现在、现在就定契约。”

“真的?”周泽楷抬起头,眼角还有泪珠,眼中却是无法掩抑的欣喜之情。

“当然。”叶修偏过头,耳朵尖可见的红了一点儿,“我也没有拜过师,全靠自学,所以拜师祖这一步就可以省了,直接定师徒契约即可。”

说罢,他神情严肃起来,声音低沉:“跪下。”

周泽楷照做。

叶修咬破自己指尖,依旧是额心,画下契符立誓:“天道为证,今叶修收周泽楷为徒,必悉心教导,多加爱护。

不求他能光耀门楣,但求行事端正无过,问心无愧;不求他机缘无上,但求平安喜乐,健康长寿;不求他回报恩泽,但求他以天下为己任,勿忘初始之志。

如有叛离,师必亲手灭杀,以绝后患。”

“行大礼。”

周泽楷伏下,稚嫩的声音响起:“天道为证,今叶修收周泽楷为徒,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周泽楷必谦恭谨顺,匡俗济时。

不求师父垂怜,不求机缘大道,不求长寿绵延,只望能常伴君左右,解君烦忧。

如有违背,不敢污君之眼,扰君之耳,惟愿自裁,且,”他顿了顿,叶修眼皮跳了两下,感觉不对,刚想让他别说了,就听见——

“且,死无葬身之地,魂无安归之所。”

言罢,契成。

叶修咬牙,瞪了他一眼,可事已至此也只能继续。

没好气的拿出一枚玉牌,捉着周泽楷的手一笔一划的教他写上自己的名字,愤愤地说:“这是本命牌,有了这个,你魂在那儿我都知道。”

收好,又是一番教导后,礼成。

“起来吧。”叶修冷冷的说,周泽楷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过分了,不敢再做什么让他生气的事,特别乖觉的跟着他,过了一会才小声说:“前辈,我……”

叶修睨他一眼,似笑非笑:“还叫前辈?”

周泽楷连连摇头:“师父,我……”

“你什么你,啊?!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死无葬身之地这种话能随便说吗?!还魂无安归之所?!你是不是傻啊?!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这是天道啊,天道为证说出口改不了的你知道吗?!”叶修正在气头上呢,一点就炸了。

“我知道。”周泽楷冷静的点头,虽然仔细看看能看见眼中的一点笑意,但面上还是很乖的。

叶修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没听进去,无奈的蹲下来把小小的故作老成的孩子抱在怀里:“我是你师父,不说天下第一,好歹保你平安没问题,不管以前经历了什么,现在你是我的徒弟,你可以肆无忌惮一点,你可以把孩子的天性表露出来,有我在呢。

“你是我的第一个弟子,我也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就直接告诉我,不要总是放在心里,藏着掖着,你自己不舒服我也不好过啊。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对自己,小周,你要记住,你是我叶修的第一个弟子,你从来不比别人差,你比他们优异很多,包括我,不要自甘人下。那些话不要随便说,没有那一个师父希望听见徒弟这样咒自己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日为徒终身为子。你懂了吗?”

周泽楷头抵在叶修肩上,一声“嗯”闷闷的传了过来,还有抽噎声,不同刚才周泽楷骗取叶修心软的哭声,这次的哭货真价实。

叶修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安慰。

周泽楷的心病不是一两天了,自从他在罪恶之城见到他,他就看出来了,这个孩子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但心中的自卑、不安、患得患失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世界,让他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如不根除对他以后的修炼影响极大,十分容易入魔。

他一直都在用行为默默关心他,想一点一点的除去心病,但一点用都没有,这次听到他说“死无葬身之地”,脑子里顿时响起警钟,这块心病竟然这么严重了,一时又焦急又担心。本来准备找个时间跟他慢慢谈,可看着他无所谓的样子顿时气急攻心,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看起来似乎也很有用。至少,心中的郁结之气全哭出来了。叶修欣慰的点头,不枉费他说那么多。

叶修擦去他的泪水,挥手撤去溶洞的阵法顺便巩固一下结界,然后带他往山下走。

周泽楷刚刚哭的太狠,现在还在打嗝,亦步亦趋。

“师父,我们、嗝、我们去哪?”周泽楷问。

“走到哪是哪,怎么?后悔了?”叶修笑着问。

周泽楷连忙摇头,打嗝打的更急了。

叶修也没再说话,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何处不可去?

路,还长呢。

——————————————————————————

——————————————————————————

    终于码完这一节了。。。。。
    卡文卡的死(╯‵皿′)╯︵┻━┻囧rz

    上章见评论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