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随便写点东西让自己开心开心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私聊

【周叶】《color》(一发完)




阳光透过落地窗倾泻一地,正值春日,玻璃温室内的植物生长的正茂盛。绿叶丛中,仔细看去还能发现一个画板,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画板前,极美的手拿着画笔在画布上肆意涂抹,也许是太过开心,嘴角泛起喜悦的弧度,时不时还传来几声不成调的小曲儿。金色的阳光轻柔的洒在他的身上,美丽的令人目眩神迷。

“扑通——”一道沉闷的响声打破了这幅画卷,同时产生的还有一个孩子的痛呼。

少年急忙回头,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趴在门边。少年从椅子上站起走过去,抱起小团子,轻轻拍去他身上的灰尘。看到小团子努力仰着脸想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想笑,努力憋住,蹲下身平视小团子的眼睛。

他正想说什么呢,却是小团子先开口了,软软糯糯的声音格外的好听:“你……你是妖精吗?”

这下少年可真憋不住笑意了,“噗嗤”笑出了声,摸着小团子的头发说:“怎么会这样想?”

小团子摸摸自己的头发,这个人的手……好温暖,清澈的眼中有一点迷茫:“刚刚你明明在那个房子里的,那个大房子。”生怕自己说的不清楚,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少年了然:“那是我的弟弟,他叫叶秋,而我叫叶修,我们长得一样,是不是很难分辨?”

小团子摇头:“你更好看。”

叶修又笑了,蹲的太久,腿要麻了,他站起来牵着小团子走到画板前坐下:“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这名字好熟悉,叶修仔细想了会。忽然一拍手,想起来啦,周家与叶家是世交,周泽楷,正是周家嫡系长孙。而叶母与周母又是关系极好的手帕交,上个星期叶母就说过,不久后周母要带这个孩子作为新邻居来拜访,本以为是个熊孩子,叶修也就懒得应付,随便找了个理由躲在温室里,把事情都丢给了弟弟。

没想到,这么可爱呢。看着面前的小团子,叶修忍不住捏捏他的脸,早知道这么可爱,去陪一下也没什么呀。哎呀,稍微有点后悔呢。

周泽楷正认真的看着叶修画的画,笔触细腻,线条流畅,清新自然,即使他还这么小,也能看出这幅画很好,只是……

他仰头看着清秀的少年,问道:“为什么,颜色不一样?”

叶修愣了愣,放下了抚摸周泽楷脸的手,抚上了自己的眼睛。周泽楷的问题有些奇怪,但他听懂了,他是在问为什么画布上的颜色与现实的颜色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叶修轻笑一声,他说了一句什么:“……It's my fate to get lost..……”极轻极小,周泽楷并没有听清,他依旧在等着叶修的回答。但孩子是敏感的,他虽然没有听清叶修的话,却感受到了那一瞬间笼罩叶修的悲伤,于是他轻轻环住叶修的腰,没有语言,却在给他安慰。

叶修又笑了起来,摸摸周泽楷的头发:“没事的,小周。这种颜色不也很好看吗?”

周泽楷的视线又一次回到了画上,点点头。是很好看,但与现实的生机勃勃相比,画布上的颜色明显灰暗了很多,一眼看去,如同在秋季一般萧瑟,悲伤之感顿时袭来。

周泽楷还很小,他感受到了这种情绪,但他并不能理解。加上叶修一直在一边逗弄他,很快就将这件事遗忘了。一大一小非常愉快的度过了一下午,直到周母辞去周泽楷才恋恋不舍的从叶修身边离去。

自从这次之后,周母常常带周泽楷来叶家,两个孩子在一起就是一下午或是一整天。温室里孤零零的画板旁,也逐渐出现了一张小桌子,一张小椅子,还有一些小孩子的玩具,显得温馨了很多。

又在一次雨日,周泽楷玩的太晚,干脆叶母留他睡了下来,因为与叶修关系好,也省去了收拾客房,直接住在叶修的房间。慢慢的,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叶修的房间中也常备了周泽楷的衣物,两个孩子的生活潜移默化的交叠了起来。

在叶修大一时,周泽楷经过努力,成功地赶上了他的脚步,与他上同一所大学,进入同一个班级。长时间生活的交融,让他们之间萌发了奇妙的情感,叶修还好,似乎并没有发觉,但周泽楷却日盛一日,沉默的性格让他没有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他只是默默地守着他的珍宝,等着叶修的发现与回应,他默默的计划着一切,准备着他们的未来,维持着现有的平静。

可这小心翼翼维持的表象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叶修从小便热爱绘画,也擅长绘画,对绘画极有天分的他,一直跟随一位国际上非常有声誉的老师学习,老师比较趋向于学院派,理论功底非常深厚,他的画庄严,壮丽,雄伟,很有气魄。

而叶修的画更趋向于巴比松画派,融合了印象主义,再加上老师的深厚理论功底,逼真与浓重的抒情相结合,令人叹为观止的写实画风,画面产生诗一般清新、浓郁的气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的画非常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同时兼具了艺术的情感,因此,老师在初次的惊叹后,常常带他出席国际上的讨论会谈,鼓励他参与国际艺术展,甚至在自己的画展上开辟出一方天地专用于展览他的作品。

叶修也没有辜负他的用心与期待,虽然不能说家喻户晓,但在这个圈子里也是少年英才,备受夸赞了。

虽然叶修大学主修经济,但上层社会关注艺术的也不少,再加上优秀的家世与俊秀的脸,他在学校里受到的关注也不少,更别说后面一群嗷嗷叫的小少女粉了,如果说情书,叶修应该收到一箱了。

不过嘛……这也只是应该,别忘了还有一只对叶修虎视眈眈的大型犬呢,周·大型犬·泽楷可不只是脸好看,作为周家唯一的继承人,没点手段可怎么行,这些当然被他悄悄处理掉了,一丝一毫都没让叶修知道,倒是自己,常常被叶修变着法儿的调侃。

但是,叶修也是人啊,有人喜欢就必定有人讨厌,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校外,看他不顺眼的也多了去了,所幸叶家家教严苛,叶修放学后除了泡在画室就是家里蹲,也没有什么黑料被人抓,那些人也只能恨恨的看着,偶尔鸡蛋里挑骨头,更多时候暗中观察,伺机而动 。

就像这次。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天气很好,令人心情愉悦,但对叶修而言可不怎么样了。

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叶修天生眼疾被人曝光了,嗯,你没看错,极富有艺术天赋的叶修——是天生色盲,而且,视网膜脱落,随时有失明的危险。小时候年纪不足,做手术不好,长大了,世界各地跑,一点没时间,叶修又是个随意的,也不感觉有什么障碍,这事儿干脆就一直搁着。

这其实也没什么,贝多芬失聪也能创造奇迹呢,况且,叶修也不是完全失明,只是视野黯淡而已,天才总有一些特殊嘛。

但这件事在有心人眼里可就是个好机会了,他们操纵着舆论,挑起众人的疑心,抹黑叶修的作品,质疑叶修的人品。

毕竟,在艺术这个领域,抄袭,可是最不能忍受的行为啊。

其实这事儿对叶修也没什么,别人不知道,自家老师可是很清楚的,他究竟是画的还是抄的,看着他完成一幅幅作品的老师可不会不明白,而且身边熟悉他的人当然都清楚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疏远他。

所以一开始叶修对这些质疑也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在周泽楷想去处理时阻拦了一下,在他看来,这些明摆着是瞎扯的言论很快就会在时间的流逝下淡化,根本不用费心费力。

但耐不住背后操纵的人不要脸啊,水军的疯狂引导还是让不少人心渐渐偏移,三人成虎,很快,这个消息被广泛传播,叶修的人缘降至冰点,甚至一些专业课的导师都有所耳闻,看向他的眼神带点轻视。

如果只是到这一步,叶修仍然是无所谓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还是他,管别人说什么呢。

但是,在天气很好的那一天,他早上起来阅读报纸,发现叶家股票下降的那一刻,就明白事情不好了。幕后之人现在才露出獠牙,他们针对的从来不是叶修,而是他身后的叶家!

身为嫡子,叶修自然是继承家族事业的不二人选,而在商场上,信誉,自然也是极为重要的,他出了这种事情,若不及时洗清,对于家族的事业确实有很大影响。

虽然之前阻止了周泽楷,但现在澄清也还来得及,于是,在这么一个通稿都写好了就准备发的情况下,公司的公关负责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家大少爷彻底失明了。
(负责人: emmmmmmΣ┗(@ロ@;)┛)

这……就很不好办了。公关负责人删了通稿,看着空白的文档露出了牙疼得要死了的扭曲表情。

这边躺在病床上的主角倒是毫无感觉,吃着周泽楷削好切好直接喂到他嘴里的水果,听着悠扬的音乐,如果不看病房背景和脸上裹着眼睛都纱布,简直就是在度假,大写的一个悠闲。

倒是一边的周泽楷,心疼的根本抑制不住。他突然就想起来了初见时叶修的话——It's my fate to get lost.迷路是我的命运。

原来如此。

叶修失明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午睡前,叶修还好好的跟他讨论事情呢,一觉醒来,叶修就看不见了。最让人生气的是,这货自己还没什么自觉,以为就是短暂性的,也没说,看着跟没事儿人一样,直到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被周泽楷拎住,顺便把大家吓了个半死,大家才知道这事。

一检查,意料之中,叶修的眼睛撑了这么多年终于不行了,挥挥衣袖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是这时机……

所以说,有时候天要如此,人也没办法啊。

叶修这毛病是天生的,叶家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干,手术早就安排好了,就差病患。干脆借这个机会让叶修老老实实把手术做完得了,省的天天担心。叶秋如是说。

这个决定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于是,叶修现在就躺在了医院里,等待手术。

“前辈,前辈?”周泽楷看着他走神的样子呼唤了几声。

“嗯?”叶修回过神来,“我在听呢,你继续说。”

“……我没说话。”

“……哦。”叶修尴尬了一下,很自然的说,“那你现在要说什么?”

周泽楷皱皱眉,又想起叶修看不见,开口说:“现在叶氏的股票跌的有点厉害,前辈,准备怎么办?”

“嗯……”叶修思考了一会儿,“公关部写了篇通稿吧,先发出去好了,至于我的事情,等眼睛修养好了再说也不迟。”

“可修养这段时间最少也要六个月,这段时间的损失……”

“没事的,”叶修摆手,“这么点损失叶氏还不看在眼里,况且,脑子清醒点的都不会怎么样的,刚好,借这个机会还能扫掉点垃圾。不过,小周这么问,难不成是想来帮把手?”最后一句带着笑意,明显是调侃之意。

可没想到周泽楷十分认真:“如果前辈需要,我……”

还没说完,嘴唇被手指抵住,叶修带着几分无奈的笑意:“你可千万别,我就是这么一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之间怎么……”样了呢。

剩下三个字没说出口,叶修就变了脸色,如果他没有感觉错,刚刚……周泽楷添了他的手?

不等他再多思考一会儿,事实就告诉他,他没感觉错——周泽楷确实在舔他的手指,还有向上蔓延的趋势。

叶修猛的拍向面前毛茸茸的头:“你干嘛呢?!放开!”

面前的人没有说话,就在他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时,他的下巴被抬起,对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周泽楷俯下身吻住了他。

叶修愣住了,半天没有回应,直到他的唇离开他的,叶修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占便宜了。

叶修推开抱着他的人,即使遮住了眼睛,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复杂:“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前辈,不是很清楚吗。”周泽楷摸着他细腻的皮肤,缓缓说。另一只手不老实的从宽松的病号服下伸进去,在精瘦的腰肢上打转。

叶修颤抖了一下,将他的手拿出来,微微喘息:“你……把我当女人看?”

“当然不是。”周泽楷好像有点生气,“前辈就是前辈。”

“那你是几个意思?”叶修紧绷着表情,心里却要笑上天了,这傻小子,真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啊。

“我……”

“你喜欢我。”叶修确认的说。

“我……是,我,喜欢你。”周泽楷挣扎了一下,干脆放弃了遮掩。

“可是……我……”叶修慢慢的说。

周泽楷神色黯淡下来,前辈,不喜欢他吗。

叶修又被人捏住下巴,吻住,不像刚刚那样温和,这次的吻如狂风骤雨一般袭来。长长一吻结束,叶修的唇如上了唇釉一般红润,面色潮红,还在深深喘息。

周泽楷的贴近他的耳朵,呼吸刺激的耳朵红了几分:“我做前辈的眼睛,你不会再迷路了。”

叶修摸上对方的脸,也凑近他的耳朵,轻轻的,带着浓浓的笑意:“正好,我也喜欢小周,我们……要不要……试试?”

这次愣住的是周泽楷了,他反应过来了,他的前辈之前一直在逗他!

“前辈……”他在叶修的颈部蹭蹭,喜悦中带着小委屈,刚刚的霸气一点儿都没了。

叶修轻轻笑着,心里一片暖意,是这个人,在这么多年的陪伴中给他毫无色彩的世界带来了一丝希望,让他脱离了悲伤的沼泽。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个人,早已在很久以前,无声的向他告白。

这边病房甜腻腻呢,那边的负责人又接了个电话,看着被自己手快删了的一片空白的文档目露呆滞之色。

冲动是魔鬼啊!古人诚不欺我!

最终,这件事被无声无息的压下,接着周氏的出手让小股东们纷纷安下了心,损失几乎可以无视,而叶修,在老师和男票的帮助下,压根没费一点心,让幕后黑手咬碎一嘴牙。

周泽楷抱着手术后在恢复的叶修躺在床上,手上下乱动:“前辈……要怎么谢我?”

叶修把他手挥开,一脸冷漠:“差不多就行了啊,昨天的痕迹太明显,叶秋都问我怎么回事儿了。”

“前辈……”声音中带了委屈。

嘁,就会装,这段时间他可看出这人的本质了,若不是顾及着他的眼睛还没好,估计这个时候他贞操都不保了。毫无感觉的推开他做起来:“滚滚滚。现在这一套没用了。”

意料之中的又被人拽下去,倒在了熟悉的怀抱里:“前辈……我想,公开。”

叶修一点儿也不心疼的一巴掌呼上去:“你活在梦里呢。”

周泽楷拿住他的手,轻舔,声音沙哑了一点:“我跟我妈和叶阿姨说了。”

“……操”,叶修忍不住爆了粗口,由衷夸他,“你真行。”

“不算什么……”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不要脸的本质呢?”

“发现了……前辈就不喜欢我了吧……不过……”周泽楷翻身压住他,“前辈,要试试吗?”

“什么?”叶修还没反应过来。

“我……行不行……”声音湮灭在吻中。

……操。叶修在心里骂。

粉红泡泡溢满一屋子,阳光温柔,一切都刚刚好。

正如初见那一天,美得令人目眩神迷。




——————————————————————————

——————————————————————————


这篇文写的……完全放飞自我了……
ooc得我都没眼看……
控几不住我记几啊ε=(´ο`*)))唉

顺便给大家推荐几幅画,看评论外链๛ก(ー̀ωー́ก)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