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静水》(10)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十)

作为一个修仙者,叶修这一觉老实说睡得有点久,周泽楷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虽然想一直一直注视着这个人,想将他深深刻在心里,可看了一个时辰也够久了,实在撑不住了,眼睛闭了起来,在叶修怀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鼻尖萦绕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沉沉睡着了。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一天了,习惯一个人的他醒过来时发现怀中多了一个小团子,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大脑顿时被吓了一跳,差点把周泽楷扔出去,仔细看看,记忆渐渐回笼,不说别的,周泽楷长得是真好看啊。叶修再一次在心里深深感叹道。

看他睡得正熟,叶修也不想打搅,轻轻下榻,随意打理一下自己,呆呆的坐在了床边,等着小团子睡醒。

他刚醒过来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事情,百无聊赖之下看着周泽楷粉嫩嫩的小脸,手指痒痒的,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戳了上去。

修仙者的寿命很长,在这漫长的生命中,叶修身边连已婚嫁的女人都很少出现,更别提孩子了,因此,他其实很喜欢小孩子,香香的,软软的,哪里都好,如果能收个徒弟一定很好吧,叶修曾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可他在嘉王朝时,太过忙碌根本没有时间教导弟子,偶尔看见几个孩子,不是年龄太大就是资质不好,时间一久也就忘了这回事,而现在嘛……

他看着熟睡的周泽楷陷入深思,资质是天生仙体,性格是软软糯糯的,身上也香香甜甜的,最重要的是脸蛋还这么好看,有这么一个徒弟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啊。

戳、戳戳、戳戳戳,叶修一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一手“蹂躏”着周泽楷的脸,胡思乱想着,虽然身上的重重封印麻烦了些,不过也不算什么,不如就收个徒弟呗?

他正神游呢,完全没发现周泽楷在他的“骚扰”下,已经睁开了眼睛,直到作妖的手被人握住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也不感到尴尬,十分自然移开手说:“小周醒了,还要再睡一会吗?”

周泽楷摇摇头,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却拿起了叶修的手,主动把脸送过去,在他的手里蹭了蹭:“是前辈,没关系。”

叶修有点惊讶,也没说什么,摸摸他的头,把他从床上抱下来,亲自给他整理衣服,梳好头发,最后喂完早饭,牵着他走向蓝雨大殿,路上,叶修问他:“你还记得去罪恶之城之前的事吗?”

周泽楷摇头,叶修也不奇怪,他之前为他疗伤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记忆有些问题。

“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如果你想成为修士,我可以把你托付给少天,别看他不怎么靠谱的样子,他的修为还是很厉害的,怎么说也是剑圣啊。”叶修说。

周泽楷又摇头,声音小小的说:“我想跟着前辈。”

叶修有些犹豫:“我已经离开嘉王朝了,接下来也是行无定处,你跟着我会受不少累。”

“没关系。我不怕。”声音很小却很坚定。

“真的想好了?”

“嗯。”

叶修有些隐秘的喜悦,有个这样的徒弟说不定真的很好呢,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点笑意:“那我们先去向少天辞行,然后我们去把你身上的封印解开,那时你便拜我为师,好不好?”

周泽楷点头,也很开心的样子,脚步都快了几分。

正说着,蓝雨大殿已在眼前。

走进去,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在案前处理事物,看见叶修一下就把笔丢下,从桌后跳到面前:“老叶,你来啦!宗主已经去炼制他的新法杖了,还要多谢你啊。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要留在蓝雨吗?”

叶修摇头:“我是来辞行的,接下来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先带着小周四处走走吧。”

黄少天有点遗憾:“行吧,那你现在就走吗?”

“嗯。”

黄少天严肃起来,从纳戒中拿出一些东西给他:“你刚刚从嘉王朝离开,陈夜辉和刘皓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要小心。这些丹药就当是送行的礼物了。”

叶修笑笑,也没有推辞:“多谢了。”说完便带着周泽楷离开了。

修士的生命如此漫长,此去经年,再见不知又是何时了。

蓝雨不允许有外界的飞行法器在界内使用,因此叶修也只能下了山再召鹏,周泽楷一直很安静,默默跟着他,不说一句话,乖巧的有些令人心疼了。

叶修抱着他坐在鹏的背上,有点难受。周泽楷的性格是那些糟糕的经历造成的,一时半会他也完全无法扭转他的想法,既然已经决定收他为徒,作为他的师父,自然要好好爱护他了,只希望他的悉心爱护能让这孩子稍稍改变,能有点自信与生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而现在首要做的,当然是得把他天生仙体的封印解开,空有五行灵根而没有天生仙体,便不能踏入修仙之道,但这种体质却是上好的炉鼎,为众人觊觎,一旦天生仙体的封印解开,入道成为修士,五行灵根会进步神速,可以说,这个孩子是天生的修者,潜力无可限量。

怀中的孩子忽然握紧了他的手,叶修低头看他:“怎么啦?”

“前辈,不要难过。”孩子对情绪的感知极为敏感,他敏锐地感到了那一刹那叶修的心情。

叶修的目光柔和起来,一个人寂寞的日子太久,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身边有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原来是这样的啊,很温暖,像阳光一样的温暖。

他抱紧了怀中的周泽楷,为他抵挡高空的狂风。

从这一刻起,我认定了,你是我的徒弟。

叶修几百年前在天下游历时曾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五行灵泉,位于天虞山,处南,与极北之地成相对之势,其下多水,山势险峻,极难攀登。

当然,这只是对凡人来说,对修士自然不算什么,叶修曾经攀上天虞山,山顶处有一天然溶洞,五行灵泉就在里面。五行灵泉的好处他当然清楚,当时就封印了那里,留做自己的修养处,而现在他要带周泽楷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五行灵根的封印只有五行之水可解,更何况,他现在也无处可去了。

鹏飞了一日,接近申时(下午六点)才到达天虞山所在之处,所幸天虞山没有禁制,鹏可以直接降落在山顶。

叶修抱着周泽楷从空中跳下,直接进入溶洞,扑面而来的寒气与热潮几乎让周泽楷昏死过去,叶修快速丢下几枚符咒,溶洞中的温度渐渐平衡,但越往里走,寒气越重,热度也越高,溶洞的尽头便是五行灵泉,并不像是周泽楷所想的一弯小清泉,而是一个非常大的水潭,却一半滚烫一半结冰,飘渺的热气渐渐上浮又被寒气打散。

放下周泽楷,叶修取出帝流浆,又拿出一只通体晶莹的石头,沾着帝流浆在水潭边画出一个阵法,引导着热水冲击冰水,很快,冰水在热水的洗涤下融化,寒与暖合二为一,水潭变成了温泉。

“小周,过来。”叶修试试水温,对周泽楷招手。

周泽楷顺从的走过去,路上叶修已经向他解释了他身上的封印,要解开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帝流浆与五行灵泉缺一不可,还需要懂得禁法的大能,得到帝流浆已是不易,更不说可遇不可求的五行灵泉了,也就是叶修,能做到这个地步。

自己主动脱去衣服,十二岁少年青涩的身体还未长开,却布满了伤疤,叶修看着都心疼,他轻轻摸上疤痕:“是不是很疼?”

周泽楷摇头:“没事的。已经过去了。”

叶修心情复杂,没有再说话,又拿出几颗赤色玉珠与透明晶石与帝流浆混合,玉石渐渐融化,混合液体呈现出瑰丽的色彩,周泽楷目露不解,叶修又拿起透明灵石,在他身上书写符咒,一边解释:“这是凤凰血与鲛人泪,都可以帮你淬炼体质的。”

诚然,叶修只需要解开封印即可,但作为自己的徒弟,叶修自然希望能做到最好。

周泽楷不傻,当然明白他的用心,这些东西叶修说的简单,可对于一些修士来说都是毕生所求之物啊,就这样被叶修轻易的用在了他的身上,周泽楷心中出现了一些不明的情感,比起敬重、珍视、感激、爱戴更加厚重深沉的情感,在这一刻在他的心中生根。

但此时的周泽楷并不明白,他只是跟着心中所想,想要抱一抱面前这个人,他还没动呢,叶修先紧张起来:“小周别动啊,这个咒不能断的。”

于是周泽楷又安静了下来,只是看着专心致志的叶修神色深沉了点,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而专心画符的叶修更不可能看见了。

好不容易画完,叶修只觉得自己眼睛要瞎了,却还不能松懈,看着符咒慢慢融入皮肤,才让周泽楷下水。接下来,才是最为重要的步骤。

帝流浆不属五行,可以将封印溶解,但还不够,因此需借助五行灵泉,与周泽楷体内的五行灵根形成呼应,才能一举冲破。但五行属性与非五行属性一向矛盾,如果没有人在一旁看护,两种属性一旦碰撞,严重起来连性命都不保,凶险,还在之后。



——————————————————————————

——————————————————————————

上文见评论

٩(๑^o^๑)۶高考加油,fighting!!!!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