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叶修视角)(一发完)


-----本来写完了周泽楷视角之后我就不打算继续了,但闺蜜想看,并向我丢来了一个午饭的邀请

----这这这……好吧,我写……

-----建议先看周泽楷视角(没有电脑弄不出超链接啊QAQ)

……

叶家家大业大,作为嫡系长子,叶修是无论如何也要继承家业的,整个家族都护他跟护着自个儿眼珠子似的。

叶修也争气,打小儿学业优异,年年荣誉奖状证书拿到手软。

叶家上下一片欢喜,家族的未来一片光明啊,对这继承人是要多满意有多满意。

但这一切,在叶修十五岁那年终结。

……

十五岁那年的暑假,叶修被自家老头子丢到军营里来历练,这一历练就出事儿了。

这事儿也不能怪别人,还是叶修自己的锅,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都怪哥太优秀了。”,听上去十分的欠儿,但事实如此:

在进行打靶训练时,叶修小同学以第一枪脱靶,第二枪三环,第三枪七环,第四枪九环,第五枪十环,以及后五枪以一发九环,四枪十环的神速进步让众人侧目;

在进行战略知识讲解时,叶修无聊的睡着了(……),被老师点名后,与老师辩论并成功推翻老师的策略;

等等等等……

总之,除了关于体力方面叶修被打击的比较惨之外,有关脑力的,叶修就没有落过下风。极强的学习能力与记忆力让叶修面对学习游刃有余,面对军事也如鱼得水。

不说外人了,就连自家老头子也是目瞪口呆,而老头子的好友,军队联盟主席本来是担心小少爷受伤不放心跟着来的,这会儿更是十分惊讶,惊讶过后就是惊为天人。虽然知道叶修绝不可能入军队的,还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诶,你家这小子实在不错,有没有考虑让他入军队?”

却没想到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可以考虑。”

“嗯?!”主席瞪大了眼睛,“真的啊?!不能反悔啊,这么一个好苗子,不进军队真是可惜了……”

老头子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叶修点点头:“是的,太可惜了……”这么一个好苗子,如果继承家族,也一定可以带领家族走向巅峰的……

不过,在国与家中,老头子还是毅然选择了国。

国家,国家,国在家之前,家在国之后。

无国,无家。

就这样,在征得本人同意后,叶修就留在了军队中,一留就是十年。

他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要在军队中度过了,直到老了退伍,或是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从来没想过还能有平静的日子。

……

叶修看着在床边穿衣服准备去晨练的爱人,神色复杂,伸手摸摸自己酸软的腰和腿,愤愤不平,年轻人是不一样诶,折腾的那么晚还有力气早起去晨练。

背对着他的爱人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转过身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前辈要去吗?”

“哼,”叶修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不去不去,人老了跑不动。”

爱人笑笑:“前辈还很年轻。”轻轻的在他腰上按揉了一会儿,把被子掖好,俯首落下一个轻吻:“前辈再睡会儿吧,我会带早点回来的。”

叶修看着自家爱人的俊脸,想着“祸水”“狐狸精儿”“下次别想上床了”之类的睡着了。

看他睡着了,爱人这才轻轻的出门。比起曾经前辈对着他的笑容,他还是更喜欢这样有活力的、真实的他。

不……也许,他的每一面他都喜欢。

……

两年前    葬礼

叶修重伤后经过几位最好的专家抢救,又有各种名贵补药调养,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又休养一阵子,就准备跟老头子去A国护养了。

做戏做全套,主席虽然知道他没事儿,还是办了个葬礼,于是叶修知道后出于猎奇的心理,溜去了现场。

他坐在一个死角处看着自己的战友们来来去去,看着他们脸上和悲伤或叹息的表情,心中酸涩。这场葬礼对自己来说是解脱,对他们来说却又是一个同伴的离去,这种滋味他并不陌生。

只是,逝者已矣,活着的人仍要继续前行。

叶修看到最后,实在难受,见人都走了,便来到门边准备抽支烟,却看见还有个人站在那儿,他一惊,慌忙躲在墙角阴影处。

等了一会儿,仍旧没有动静,叶修小心翼翼的探出个头,看清了人-----是周泽楷。

这个人他并不陌生,反而很熟悉。毕竟,这个人是他最关照的后辈,也是一个------深深恋慕着他的后辈。

其实很正常。叶修毫无责任心的想,哥这么优秀,两人又是同一个宿舍的,不喜欢哥才不正常吧。

他想起执行最后一次任务前的场景-------

周泽楷拉着他的手腕,让他不要去执行任务。

------怎么能不去呢?这是任务,而他,是一个军人啊。叶修在心里叹息。

所以他说:“这是我的责任。”

看着对方明显黯淡下去的双眼,他有些心软了,对方也许不知道吧,他对他的感情,根本掩饰不住,每次他看过来的眼神,都炽烈得仿佛要将他烧着了。

------算了算了,成全他好了。

------反正,我也是……喜欢他的。

于是他坏笑着说:“小周就没什么别的想跟我说?”

看着对方因这句话迅速红起来的脸,他又有些不忍。

这次任务的确十分危险,就连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安全回来。周泽楷这个人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表面虽冷,内心却在沸腾。如果现在他真的接受了他的告白,而他又没能回来,估计这个人这辈子就陷在这场感情里了。

他还很年轻,这对他不公平。

因此他伸出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没关系,等我回来再说也不迟。”

------如果我不能回来,就请你忘了我。

------如果我幸运的回来了,这句话就由我来说。

------我喜欢你,小周。

……

晃晃脑袋,回过神,周泽楷依然站在那里。沉默许久之后,终于离开了。

也许是终于放下了自己吧。叶修顺手点起支烟,乐观的想着。

“还要不要命了?!”烟还没放进嘴里,就被自己弟弟迅速夺下。

叶修苦笑:“要命要命,这不是顺手吗,保证没有下次了。”

“我信你哦。”叶秋蔑视他,自家蠢哥哥说的话就没一句能信的。

走远的周泽楷似有所感,猛地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不禁自嘲的笑着摇摇头,继续向远方走去。

……

文件成功拿到手,接下来就准备撤离了。没想到突然被敌人发现,情况十分不妙。

叶修迅速将文件交给同行的人,自己作为诱饵从藏身处跑出,吸引敌军火力。

虽然同伴及时带援军赶回救下了他,但密集的火力仍旧让他受到重伤。昏迷过去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却是周泽楷俊逸的脸。

------对不起啊,小周。

------看来,我要违约了。

------忘记我吧。

……

今儿是叶修“头七”,过了今天他就要去A国了。

老头子让他随便溜溜,他就在街上乱逛,没想到看见了自家后辈,一个好奇,就跟着后辈来到了陵园,自己的“墓”前。

叶修承认,看着后辈的样子他是有点儿愧疚的,毕竟,撩了就跑,最不厚道。不过,时间久了,估计对方的感情也就淡了……吧?叶修这时仍然是这样想的。

对方走后,叶修从树后走出,漂亮的手轻轻拿起地上的烟,一声叹息:“笨蛋。”

……

A国

“今天天气真好……”叶修看着窗外想,来了A国也有几个月了,“不知道联盟那群小崽子怎么样了……”

“还想着联盟呢?”端着药的叶母脸色一变,“我可告诉你啊,你爸不在乎他儿子的命,我在乎呢,我绝不允许你回联盟。”

“行行行,”叶修无奈的笑起来,“不回不回,小叶子谨遵懿旨。”

叶母脸上这才好点儿:“就你皮,把药喝了,把身体养好最重要。”

叶修乖乖喝药,又在床上躺下来,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自家后辈那张过分帅气的脸一直在脑子里出现。

“好想他啊……”叶修喃喃自语。

说完就是一惊。

“这下完了。”

“栽了。”

看看日历,马上就是清明节了,可以回国一趟啊。

……

虽说老太太不太高兴,但他还是在清明前一天赶回了国。

准备好祭拜用品,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去了陵园。

祭品放好,清酒洒下------

一杯清酒祭良辰,愿年年岁岁人如旧,岁岁年年笑容不消;

二杯清酒祭故人,愿来世平安喜乐,顺遂美满;

三杯清酒盼今人,愿今生今世携手与共,再不负过往时光。

叶修拜完,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准备开溜。再过一会儿,联盟的人要一起来祭拜了,在敌对首领还没死之前,他都不能让这些战友们知道他还活着。

离开时路过自己的“墓碑”,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青年。

他坐在墓碑边,手里提着瓶酒,看起来好像还没开,但眼睛紧紧的闭着,紧锁的眉毛让人明显感受到他的心情并不好。

叶修看着看着心中酸涩,脚再也挪不动一步。但是不行,还不是时候,他不能明明白白的走上前去抱住他,不能走在他的身边,甚至一个电话都不能打给他,他只能在这里看着,在这个视线死角处看着。

他站在那里,看着青年吃着甜蜜的糖果,脸上露出几乎是痛苦的表情;

看着明明不会喝酒的他,一口接一口的灌着辛辣的液体;

看着他对队员的劝告无动于衷,只是对着自己的墓碑喃喃自语,笑着,哭着……

叶修看不下去了,摸摸自己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满是眼泪,难受的到底是谁呢?是他,还是自己?

-------他好像一直都低估了这个人对自己的感情。

叶修一步步从死角处走出来,在周泽楷身边坐下,将醉的不省人事仍紧靠着冰冷的墓碑的他轻轻抱进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那天,周泽楷醉了多久,叶修就抱着他多久,直到看着他慢慢清醒过来,他才退回死角。

看着青年跌跌撞撞离开的背影,叶修多想冲到他的身边,陪他一起走,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可是,不行啊。

------等等,再等等。

------再坚持一下。

……

转眼已是八月。

与炎日一起来的是甜蜜的节日-----七夕。

叶修已经回国一星期了。自从主席告诉他,刺杀敌方首领的任务被人接下并即将执行的事儿,他就按耐不住自己,立即赶回了国。

------一但任务完成,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小周了。叶修美滋滋的想。

------我喜欢你。

所以他这一星期啥事儿没干,就一直偷偷摸摸关注自家小周,能为了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叶修表示都是值得的。

今天叶修也毫不意外的发现这家伙又跑到陵园里了,生怕他又像上次那样醉的不省人事,匆忙赶了过去,就看见青年埋下什么东西离去的背影。

叶修好奇的走过去,重新挖开那一方泥土,盒中的戒指在清亮的月光下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

嘲讽脸也意外的笑的温柔:“小傻子。”

……

联盟总部

“报告主席!不好了!”黄少天冲进联盟主席办公室。

“怎么了?”

“周泽楷同志顺利完成任务,但现在已与总部失联!”

坐在一旁的叶修猛地站起,他是奉自己老头子的命令来看他老朋友的,可是一来就来了个这么大的惊喜。

他有些慌:“怎么回事儿?什么任务?”

------不会的,不会的,几天前还好好的。

主席叹气:“就是你去年的任务对象,刺杀那个首领头子的任务,本来跟小周没关系的,他自己听说后抢下来的……”

叶修脸色顿时煞白,他知道了,他就知道!

为什么周泽楷要把戒指埋下去,为什么他那天的表情那么绝望疯狂。

这孩子从始至终就没有忘记过这件事,他一直记在心里。所以他要抢下这次任务,他在抢下的那一刻就做好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了,即使没有受伤,他又会做出什么……叶修已经不敢想象了。

他就是去寻死的!

眼前一阵发黑,气血攻心,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扶住桌子才堪堪站稳:“我要去把他带回来,不管怎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边说,一边走出门。

黄少天紧随其后:“我也去!”

主席又叹口气,认命的拿起电话,把任务地点告诉张新杰军医,让他与叶修一起去。

“这帮孩子啊……唉……”

……

“前辈,我来陪你了……”

“等我……”

叶修抱着昏过去的周泽楷惊慌失措:“我就在这里,醒过来啊,看看我……求你,醒过来吧……”

那是叶修第一次如此慌乱。

……

叶修在手术室外焦躁不安,如果不是医院禁烟,估计他脚下的烟头都码成小山了。

毕竟,周泽楷已经在手术室待了八个小时。

终于,“手术中”的灯终于暗下。

张新杰一脸疲惫的走出来:“手术很成功,但他的求生意志非常薄弱,什么时候能醒我也不确定。”

安文逸跟在他的后面扶着他,看见叶修点点头:“我先扶前辈去休息,周队已经转入ICU,观察一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他看着叶修眼底的青黑色补了一句,“为了周队醒来有人照顾他,现在,叶前辈最好也去休息一下。”

听到他没事,叶修脑中紧绷太久的弦一下子放松了,整个人几乎脱力,他勉强支撑自己走进早已为周泽楷准备好的VIP病房,躺在沙发上,立即就睡着了。

他也太累了。

……

三天后  医院

周泽楷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了,但一直没醒,叶修知道原因,但也毫无办法。

他只能一直守在他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

“小周,我回来了,我就在这里。”

“小周,你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小周,你再不醒我就不要你了,你看啊,联盟那么多人呢,小事情就不错,还有王大眼呢,再不济,我就去找老韩了……”

“小周,求你……不要让我一个人……”冰冷的液体从眼中涌出,摔落在青年手背上。

在叶修没看见的地方,周泽楷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就在这天晚上,周泽楷醒了。

看着苦思许久的前辈乖巧的趴在床边,手紧紧握着他的,恍惚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嗯?小周……”许是察觉到他的动静,叶修从睡梦中醒来,大脑仍不是很清醒,“小周醒了啊……要喝水吗?”

直到把水递到他手里,才忽然醒悟:“小周醒了?!”

周泽楷喝着水,听叶修在他耳边叨叨,第一次觉得,他还活着,真好。

放下水杯,忍不住将叶修抱进怀中:“前辈,我在。”

“……嗯。”

门外按时来检查的张新杰轻轻关上门,检查什么时候都行,这时间还是留给他们吧。

……

周泽楷晨练回来,冲了个澡,走到床边,轻轻唤醒叶修:“前辈,起来了。”

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自己爱人的俊脸,恍若隔世。

看出他的神情不太对劲,周泽楷有点担心:“怎么了?”

“我又梦到了你那个时候的样子,你……”叶修迷茫的开口,伸手触碰他的脸颊,“现在的你,是我的梦吗?”

周泽楷没说话,他直接吻住了他,他从不是一个擅长用言语表达的人,况且,这个时候,行动总是比语言更有说服力,不是吗?

长长的一吻结束,叶修由于缺氧,面色红润,胸膛微微起伏,眼中蒙上一层迷离的水雾。

周泽楷的眼神暗了暗,这样的前辈……好诱人,想吃。

就势把叶修压回床上,脸上一本正经:“前辈好点了吗?”手却不老实的从睡衣下摸进去。

本就酸软的身体根本禁不起这样的挑逗,很快,叶修就软成水,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口中溢出:“……嗯……小王八蛋……我还没……起床呢……”

“那就,不要起来了。”

我属于你,你属于我。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

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码完了。。。

       小小的开个车。。。。。。

       吃夜宵去了886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