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我一直在你身边》(一发完)


……

“前辈,我来看你了。”容貌俊逸的青年静静地站在灰白的墓碑前,伸手抚摸着石上凹陷下去的名字刻印,那平日握着双枪百步之外精准命中敌人的双手此刻竟有些颤抖。

他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着那两个字,仿佛刻入骨中一样。看了一会儿,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条烟,拿出一支点上,放在碑前:“今天头七,给你带了最喜欢的,”顿了顿,“省着点。注意身体。”额头抵上墓碑,好看的眼睛闭起,似有水光。

没有你的世界,让我一个人怎么走下来。

片刻后重新站直,转身离开。

……

又是一年清明节,平日清净的陵园今天显得格外吵闹。

“妈妈,那个哥哥怎么了?”一个小女孩看着那边靠坐在墓碑上双眼紧闭的青年问道。

“也许……是对他很重要的人离开了。他太难过了。”

小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噔噔噔”跑过去,拿出一颗糖果塞进青年手中。

青年睁开眼睛,疑惑的看向她。

“这个哥哥真好看啊。”小女孩这样想。她对着青年绽放出一个笑容:“妈妈说,心里苦要吃甜的。这个……对哥哥来说很重要的人也一定希望哥哥能好好的。”

青年微微笑了笑,摸摸她的头:“谢谢。”

女孩走了。青年看着手中的糖果,笑容苦涩:“甜的啊。”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甜腻的滋味在舌尖炸开,那些记忆也扑面而来------

“咻------”一颗糖果被那个人丢进手中。

青年迅速抓紧:“?”

那个人笑着说:“年轻人要有点活力啊,小周你不适合这种表情,吃点甜的就会开心起来了!”

他呆呆的点点头,剥开糖纸,吃了下去:“谢谢前辈。”头顶的呆毛也一点一点的。

那个人突然笑出声,摸摸他的呆毛:“小周真好看。”

“你也好看,最好看了。”那个时候他的脸默默红了,心里这样想着。

------那个时候,那个人又在想着什么呢?

青年的舌尖扫过糖果,真甜。

那个人一直都不知道吧,那个时候,他丢过来的是块话梅糖,酸死了。而且,他其实并不喜欢吃糖。

怎么这块糖就这么甜呢,青年皱眉,比那次甜多了,甜的……有些苦了。

……

七月流火,八月朔风。夏夜的天空中总有群星闪烁,城市虽然酷热,但这远离市区的陵园却依然有微风拂面。

今天是七夕啊。

青年抱着一束玫瑰,弯下腰放在墓碑前。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铲子,在墓碑前的土地上挖出一个小坑,小心的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枚低调简洁的铂金戒指。

青年拿出一枚戴在左手无名指上,将另一枚重新放好埋进土中。

“前辈没说话就是答应了。”他的脸上出现几丝笑意,眼里却是一片荒芜。

他不断的想起去年的那个时候------

“前辈。”青年紧张的拽住那个人的手腕。

“嗯?小周有什么事吗?”那个人回头看着他,在笑。似乎对他,他永远都是笑着的。

“我……”他想说却说不出口,“前辈,不要去执行任务。”他换了一句话。

------为什么要换句话说?

“为什么?”那个人惊讶的问。

“主席说,很危险。”

------很危险,所以不要去了好不好?

“我知道,”那个人说,“哪一次是不危险的?这是我的责任。”

“那……保重。”他只能说出这种话了。

------求求你,不要去。求求你,安全回来。

------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当然。不过,小周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跟我说?”那个人唇角勾起,直直看向他的眼睛,好像看清了他的心。

------当然有。快说出来啊!

他的脸又红了:“前辈,我……”

-------快说啊!

他的唇被那个人漂亮的手抵住:“没关系的,小周可以在仔细想想,等我回来再说也不迟。”笑着转身离开。

------迟了,已经迟了。

------骗子。前辈。骗子。

------如果说了出来,是不是会不一样?

------我喜欢你,前辈。

这句话,他在心里对他说了无数次,可是还是没能告诉他。

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说出口呢?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啊。青年无数次这样问自己。

青年看着玫瑰,脸上的表情渐渐柔和,眼中的疯狂却令人心悸。

“等我,前辈。”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所以,不要急着渡过忘川河,走上奈何桥,饮下孟婆汤,跳下往生井。

不要忘记我,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后辈爱你如生命。

所以,等我。

等我,我马上就来了。

马上。

……

“嘭------”枪响。

子弹从碎霜中射出,熄灭了对方的生命火焰。

青年静静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唇边扬起近乎偏执的笑意:“报仇了,前辈。”

突然,“嘭------”又一声。

这次却不是碎霜或荒火制造的了。

即使感受到了杀意,在那一瞬间微微侧身避过了要害,也无法完全避开子弹。

青年看着自己胃部涌出的血液,跪倒在地。平日无比珍惜的碎霜和荒火摔落在地也毫无反应,只是执拗的保持着左手戒指的无损与干净。

血液在快速的流失,青年无力的笑了笑,也许就这样也不错,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将他埋葬在前辈旁边。

啊,好像看见前辈了,前辈终于来接他了吗?

前辈没有笑啊,为什么是这种惊骇的表情?没事的,我马上就来陪你了,前辈。

没有你的时间,我一个人无法度过;
没有你的世界,我看不见任何色彩;
没有你的生命,我要来有什么用?

所以,我来找你了。

……

-------×年×月×日,联盟最优秀上校叶修同志亲自前往敌对势力首领处偷取机密文件,完美完成任务。重伤救治不及,殉职。

-------×年×月×日,联盟刺杀团队“轮回”队长周泽楷刺杀敌对势力首领,完美完成任务。重伤救治不及,殉职。

……

一年后    陵园

“前辈,我就埋在这了。”周泽楷在刻着“叶秋”两个字的碑前挖着,委屈不已,“信我。”

叶修无奈,本想逗逗他,可这娃儿怎么这么一根筋啊。他叹口气,拉起周泽楷去洗手,在长椅上坐下,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银链,串在上面的正是周泽楷埋在碑前的戒指。

“前辈……”周泽楷苦笑。也就这个人能骗到他了。

“不给我戴上?”叶修拨弄着他的呆毛,伸出手。

“真的?!”周泽楷万分惊喜。手上动作却没停,迅速将戒指戴在叶修左手无名指上,抱着亲了又亲。

叶修将他的手抽出,人却被紧紧抱在对方怀里。

“前辈在我身边,真好。”低沉的叹息传入耳中,“像梦一样。”

原本打算挣脱的手转了个方向,轻轻拍着他的背:“我会一直在的。”

“嗯。”

两年前,叶修虽受重伤,可联盟的医生也不是摆设,再加上他家老头子不断送来的珍贵药物,终究是把人从阎王爷那儿给抢回来了。由于担心敌对首领再来找麻烦,干脆就假死避过一劫,紧接着就被老头子接到A国养伤去了,半年多才回来。

经过这么件事,老头子还好,老太太却难受了,死活不让他再进联盟,没办法,他就在家学着管理家族事业,主席也就顺水推舟,让“叶秋”就这么死了,叶家长子叶修回来了。

好不容易回联盟看看老战友,就被告知以前一直关照的后辈执行任务受了重伤。匆匆忙忙带人赶过去,又是一番忙碌,辛辛苦苦才将人救了下来。

叶修回想这一切,又叹口气:“你真让人不省心。”

周泽楷乖乖点头。

我这么不省心,只有你能看住我,所以,你只能一直一直在我身边,你只能一直一直看着我。
当你离开我,我也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事啊。
所以,请你一直在我身边,再也不要离开我。

因为,我只有你了。

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这颗心脏,从此以后,只为你而跳动。




------------------------------------------------------------------------------------------

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啦!

    嗯,甜吧![不要脸.jpg]

    23333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