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随便写点东西让自己开心开心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私聊

[周叶]《静水》(8)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八)

    帝流浆,月之精华,百年一遇,无论妖修,鬼修,魔修还是正道修士都疯狂渴求之物。不管是用于静心、除心墨,还是洗筋伐髓,又或是历劫进阶,皆有奇效。
                 -----------《珍古集》

    叶修走出客栈随手在脸上覆上一层面具,从纳戒中掏出块玉牌,输入一些灵气:“少天,你在哪儿呢?”片刻,玉牌闪烁起来:“我在钟楼底下啊,诶诶诶,你等会儿,别动别动,我看见你了,我过来啊。”叶修听后,停下脚,四下张望。很快,黄少天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终于好了吗?小爷我等的花儿都要谢了,真是的……你不是让我打听消息吗,你猜我听到了什么?”黄少天一脸激动。

     叶修向前走去:“小孩子粘人,我安慰他一下耽误了点时间。你听见了什么?”

“这次拍卖会有一根建木残枝作为压轴拍品。”黄少天说。

  “建木?”叶修猛回头,语气嘲讽:“可不是说早在洪荒时就被天地法则融解了吗?天道的规则还能被破坏?”

    黄少天抬头看天:“我怎么知道啊。反正是要去参加的,一去不就知道了吗。啊,对了!这个楼没有门来着!只能自己想办法上去。”他看着面前的钟楼说,“ 但是好像不能用法力,否则……”

    就在这时,一边走来一个修士,运用法器向上飞去,可还没到一半就仿佛被什么隔绝了一样,狠狠地撞到了什么掉落下来,虽然及时运用法力避免了生命之危,可也是狼狈不堪,他愤恨的骂了句,拍拍身上的灰,悻悻的走了。

    叶修观察了一下,聚集起真气向上飞去,到了刚刚那名修士狼狈掉落的地方,他放缓了速度,凝出一柄光剑,轻轻的试探了一下,意料之中的,光剑在碰触屏障的一刹那消解了,四散在空气中。叶修也没在意,移动身体,贴在钟楼墙壁上,双腿猛地一踏,借力向上翻去,同时撤去了真气的庇护。这一次,接触到屏障的叶修没有掉下来了,他的身形稍微扭曲了一瞬就消失在了空中。

    一直抬头观察的黄少天自然没有错过这番景象,他也如法炮制,很快与叶修一样消失在了空中。

    黄少天睁开眼,叶修正站在他身边笑着:“果然,那是一个空间传送阵法。”

  “那钟楼其实没有那么高?”黄少天问。

  “嗯,障眼法罢了。只是一般修士完全不用法力难以达到那么高而已。唉,早知道我就招鹏来背了,这样还是太累了啊。”叶修叹气。

     黄少天没有去回嘴,他看着面前的建筑。

     他们的面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阁楼,门口有两个精致美丽的少年和少女微笑俯首欢迎。黄少天首先冲了进去,叶修优哉游哉的慢慢走着、观察着。

    本以为外部已是美轮美奂,可内部更加精致奇妙。这里使用了空间法术,极大的拓展了内部大小,进入门内,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方极大的荷花池,黑白二色的荷花静静开放,墨绿色的叶片无风却摇曳,墨色的龙鱼幼苗穿梭其间,嬉戏玩耍;荷池左边是一方花圃,各色珍奇花朵仿佛没有花期一般,只是盛开,争奇斗艳;荷池右边是一方沙池,流沙滚动,一颗圆珠就浮在上边,散发光华,明灭起伏不定,流下的散沙从地面凹下的花纹中流入中心的荷池和左边的花圃,这是时间沙,可以更改时间停止生灵生长;再往前是一方高台,一名玉雕美人立于中央,言笑晏晏,仿佛下一秒就要活过来一样;从高台向上看去,二楼与三楼已有人坐下向下观望。

    没等他们看多久,就有一名华服贵公子从一边走出,笑着对二人道:“欢迎二位贵客前来参与此次拍卖,不知贵客可有什么宝物愿意割爱?”

    叶修早已知道规则,也不惊讶,从纳戒中拿出一个玉匣子,一朵洁白的莲花以最美好的姿态封存其中,黄少天也拿出一根细长的金色绳锁,交给那名贵公子。

“千年冰莲与捆仙绳啊,甚好甚好。”他感叹了一下,拿出一块乌金小钟,“二位贵客请上二楼,通过此钟竞拍,拍品名册将会在拍卖开始前一刻钟送至二位手中。”说完就退下去了,这一次叶修看清了,那名公子变成了一只龙鱼,无声无息划入水中。

    二人飞身来到二楼落座,黄少天一边吃吃喝喝,一边对叶修说话,而叶修呢,偶尔敷衍两句,闭目养神。好在黄少天也不是想要人回答他,只是习惯如此而已。

   须臾,一名美丽的花妖奉上一份精美的卷帛,黄少天接过翻看,果然,帝流浆赫然在列,而压轴拍品确实是建木枝,由女娲石包裹的建木枝。

   叶修的眼中出现些许好奇:“女娲石,建木枝,这两样东西竟然一起出现了啊,这下真有意思了。”

    黄少天不解:“不就是两样宝物吗,怎么有意思了?”

    叶修微笑:“建木融解,天地塌陷,这才有女娲补天啊。”

   “!!!”黄少天惊讶,“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而且不是说天地崩塌是因为水神共公撞毁不周山导致的吗?”

   “水神?天道找来的替罪羊罢了。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我看见的了。不然还能怎么知道?”叶修依然是那个懒洋洋的样子,好像不知道自己究竟说出了什么话一样,“唉,都这么多年了,老了啊。”他叹口气。

     黄少天没说话,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自己的世界观。就在这时,四周响起靡靡梵音,台中央的玉雕美人慢慢慢慢的抬起自己的手,打了个哈欠,舒展手臂,活了过来。她轻拍两下手,仿佛触动了什么机关一般,龙鱼、荷花、珍奇百草统统化形,捧着卷帛上的拍品立在台边。随着一声清脆的鸟鸣,梵音停止,拍卖会开始了。

     开始的拍品是一些珍惜灵草什么的,虽难得,但不至于争抢,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的丹药虽然珍贵,可叶修和黄少天是什么人啊,嘉王朝和蓝雨剑宗可从来不缺这些。总之,开头的这些真是没什么亮眼的(对叶修和黄少天来说),除了黄少天由于个人原因一直叨逼叨个不停,叶修也不过是感慨了句“这玉傀儡还挺好看的。”,如此而已。

     直到台上的玉傀儡美人儿说了一句:“下一件拍品,帝流浆!”这才让叶修稍稍坐直了。

    如手掌一样大的金色的月桂花像一个碗一样包裹着灿烂似阳光的月之精华,透过半透明的花瓣可以看到,微微粘稠的液体在其中流转,没有触碰都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精纯灵气。

   “帝流浆,底价一百上品灵石,敲一次钟即加一百上品灵石,诸位请便。”没等美人说完,四周就响起一片钟声,慢慢的钟声响起的速度慢了下来,这时,叶修才随意的开始敲钟加价,又过了一会儿,钟声更少了几道,台上美人笑着报价:“二楼三座五千块上品灵石,可有客人继续加价?”

    黄少天看一眼桌上的号码,正是一个“三”,台上美人又重复了几次,确认无人竞价,手中玉锤一敲,帝流浆就这样有了归处。其实正常来说,帝流浆的价格抬到七八千块上品灵石都是正常现象,可今日有了建木与女娲石压轴,帝流浆便不显得那么珍贵了,也就让叶修轻轻松松地拿下了。

    又过了几轮,终于到了压轴重宝---女娲石和建木枝。晶莹剔透的女娲石放出五色华光,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包裹其中的建木,虽是残枝,但顶端一片绿叶召告着它的生命力之强盛。

    叶修处理好帝流浆的交接问题,准备拉着黄少天开溜了,却看见黄少天一脸跃跃欲试,他笑笑,重新坐下:“想要?”

   黄少天重重点头:“文州的法杖该换一把了,他正在为材料发愁呢,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这事儿叶修也是知道的,喻文州手残不是什么秘密了,偏偏他是一个术士,法修,很多法术需要配合手势发出,由于他的手跟不上他的大脑,行动受到很多限制,一把好的法杖能帮不少忙。而黄少天作为一个实力喻吹,自家宗主的脑残粉,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于是叶修了然的点点头,继续优哉游哉,心里却在叹气,思考着一会儿的逃跑路线。

    很快,拍卖会结束了。不出叶修所料,黄少天果然没有拍到最后的重宝,垂头丧气,一脸生无可恋“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啥连宗主要的材料我都拿不到我活着干啥不如去忘川里游一圈好了”的表情。

    叶修懒的看他,四周又响起了梵音,那些花儿啊草啊都回复原样回到了池子里和花圃里,而玉雕美人身体渐渐融化,玉色液体覆盖了整个高台,一个空间转换阵法显现出来,叶修拉着还在痛惜懵逼的黄少天跳下阵法。

   闭上眼又睁开,他们已经回到罪恶之城了,正好端端的站在钟楼下,抬头,有一个修士掉了下来,虽然及时运用法力避免了生命之危,可也是狼狈不堪,他愤恨的骂了句,拍拍身上的灰,悻悻的走了。一切都与之前一模一样,时间一点没动,如果不是感受到纳戒中吞吐灵气的帝流浆和懵逼的黄少天,叶修真怀疑这只是一场梦。

    他拉着黄少天走进周泽楷所在的客栈,抱起还在沉睡的小孩子,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丢进烛火中,快速冲出城,伸手招下一只鹏,将刚刚回神的黄少天丢上鹏背,然后也迅速跳上去控制鹏以最快的速度飞走。即使这样,刚刚到空中的叶修还是险些被几只飞来的箭矢擦伤。

   帝流浆在女娲石和建木面前确实不算什么,但单独出世却足以被万人争抢。叶修快速布下结界,抹去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留下的法力标记,默默叹气,就不应该等黄少天的,唉,东西也没拍到,还得被人追杀。他伸手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无比诚恳的说:“少天啊,你跟文州出来可不能再这样了,他的手速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啊。”

   大概是没拍到宝物,黄少天消极之下也是有几分内疚的,可叶修这样一嘲讽,气得肝疼,立马炸了,立刻精神起来,吧啦吧啦个不停。

   见他又神气起来了,叶修就不理他了,取出一件大氅给周泽楷裹上,又与鹏交流了一下目的地的方向,就准备入定调息,顺手给黄少天丢下一个禁言术,盘坐下来,罪恶之城的黑气虽没什么大影响,可不排去,终究是个隐患。黄少天说了那么长时间,心情也差不多调节好了,见叶修入定,也跟着入定了。

     鹏背上终于安静下来了,四周只有风声与翅膀拍打的声音。飘落的小雪早已停了,太阳从云层后面偷偷闪出一角。

   天要晴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不知道要说啥好。。。
     明明打着周叶,但是小周戏份好少啊。。。

      总之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