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然

周叶不拆逆
缘更少女一枚
新人小透明
欢迎勾搭

[周叶]《静水》(6)

卷一  夜深露重只身离   闲坐庭前数浮生

(六)

        木耀715年,修离嘉王朝,于罪恶之城救下年仅12的周泽楷。

        被后人称为“枪王”“战神”继叶修之后的仙界第一人就从这里踏上了他的征途。

           -------《群仙录·周泽楷》

       看见那个孩子的一刹,不仅是孩子惊讶,叶修也晃了晃神,不是别的,只是因为他的容貌。修仙之人寿命不可计算,只要法力足够,容貌想是什么样就可以是什么样,因此,叶修见过的美人没一千也有八百,就连他自己,相貌也是不差的。而这个孩子虽年纪尚小,那张脸还未完全长开,就可以看出绝色之姿,多一分则俗套,少一分则普通。但这种美,却不是雌雄莫辨,而让人一眼就可看出性别---这是个少年。

       叶修好奇起来了,就凭这张脸,这青楼不把他供起来就算了,竟舍得毁去?

      不过这个问题现在不重要,叶修治疗没停,抱着孩子稳稳落在地上,落地的时候注意了几分,稍微挡了周围的视线,一旁的黄少天对着围观的一圈人挥挥袖子:“结束了啊,没什么可看的了,散了散了啊。”

     围观的人渐渐离开,叶修正准备溜了,从青楼中呼啦啦跑出一群人围住他们,护卫打扮的人后走出一个老鸨装扮的女子,她娇笑着:“多谢二位公子相救。不过,二位公子准备带着我们的人去哪儿啊?”

     叶修不着痕迹的皱眉,黄少天看他没作声,密语传声:“要突围吗?我观察了一下,这群修士人虽多了些,修为也不怎么样,突围很简单。”

    叶修嘲讽他:“你是想让全仙界都知道我们俩跑到罪恶之城来了吗?不过,先看时机吧,暂时不要动。”然后,他向那女人笑了笑:“我们只是路过,随手救下他罢了。正准备送还给夫人呢。只是不知他究竟犯了什么大错,竟然伤势这么严重?”这么说着,手上却抱的更紧了些。

     女人笑着,手上薄纱扇子飞舞不停:“这便与公子无关了!”她冲着周围修士一喝:“上!一定把那孩子给我抢回来!”

     护卫纷然而上,叶修猛地跳起,一记落花掌拍下,借着身边房墙,连踏几步,再落地时已在包围圈外,而黄少天见叶修跳起便明了他的意图,紧紧跟随他,此时也脱身而出。

    叶修一落地,便察觉不对,他飞快移开,刚刚闪避开,几条暗红和暗青色的小蛇就落在那处,叶修随手扯来一支长矛,一记天击切碎毒蛇。女子的脸色暗沉下来。

  “不要用冰雨,制住她!”叶修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

     黄少天立即会意,空气中的水分迅速凝集成一支剑。下一刻,三段斩!

    迅疾的剑意一瞬已到达女子面前,冰冷的剑锋横在女子脖颈处,仿佛下一刻鲜血就要喷薄而出。

  “我没有打斗之意,不如谈谈?”叶修说。

    女子咬牙:“你想怎样?”

  “孩子我一定要带走的,你出个价吧。”

    女子无奈,她思索一会儿,不一会儿,脸上又恢复了媚笑,她挑眉:“这孩子我可花了大价钱呢,五十块上品灵石,如何?”

    叶修没有还价,他拿出灵石对女子道:“卖身契呢,给我。”

    女子慢吞吞的从纳戒中掏出一个盒子,突然她向前冲去,黄少天一惊,想象中的血却没有流出,原地的女子已化为一团泡影。影分身术!

    真正的人已到叶修面前,手中的薄扇换成了匕首,一手抓着匕首朝叶修刺去,一手去抢夺叶修怀里的孩子!

    叶修微微侧身,避过要害部位,手中长矛迅速提起,一记龙牙准确的冲向女子,同时,黄少天三段斩冲回,紧接着,幻影无形剑!

  “看剑!”黄少天叫嚷着。这是他的习惯。

    六个剑影包围住,让人眼花缭乱,女子完全躲避不及,顿时血花飞溅。

    叶修叹气:“难得我这么真诚的和人家谈次生意。”他弯下腰,捡起女子掉落在地的木盒,打开一看,确实是卖身契,买方---周泽楷,嗯……周?叶修顿了顿,然后他将卖身契展开在孩子面前:“这是你的吧?”

     孩子静静看了看,思索着点了点头。叶修拍拍他的头:“小周,你想离开吗?”这次,周泽楷不假思索的点头,“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叶修说完丢下长矛,把五十块上品灵石放到女子手中:“钱货两清,在下就先走了。”

     叶修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嘲笑黄少天:“这么久了,你这话唠倒是一点没改。真不知道喻文州怎么忍下来的。”

   “切,”黄少天不屑,“你当谁都跟你一样?”

     二人渐行渐远,声音渐消,而女子的表情已不是刚刚的愤怒、无奈、狠辣了,她很平静,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她站起来。一旁的巷子里走出一个男子,全身衣着华贵,但从脸看赫然是茶馆里的小二!

     男子抬手从脸上撕去什么,薄薄的一层,人皮面具!小二那张平凡的脸褪去,掩藏其下的是一张俊逸沧桑的面容,“人皮面具真是闷死老夫了!还是这样好!”

     女子没理他,就这样看着一行三人的离去,“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惨死于……之手了吧。”她的声音极小,几乎听不清。但男子听见了,他严肃起来:“不会的,这一次一定不会。”

    说着,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团黑雾,“要走了。”男子说。女子叹息一声。

     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街道中空空荡荡,仿佛刚刚的一切从没发生过。

------------------------------------------------------------------------------------------

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吧,就是这样了……

    有种坑挖大了圆不回来的不好预感o_O

评论

热度(4)